暖冬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3 浏览:252
导读: 今天,龙龙来上学了。在老家办完父亲的丧事,龙龙跟着姥爷重又回到了郑州。年幼的他,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似懂非懂,一双黑眸依然闪亮光芒,见人依旧热情有礼貌。忽然觉得有时候不懂也是一种福气。 上周听闻噩耗,虽然班里的每个家庭都有一个需要照顾的智障孩子,家境也都不富裕,但家长们还是自发为龙龙捐助了一...

今天,龙龙来上学了。在老家办完父亲的丧事,龙龙跟着姥爷重又回到了郑州。年幼的他,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似懂非懂,一双黑眸依然闪亮光芒,见人依旧热情有礼貌。忽然觉得有时候不懂也是一种福气。

上周听闻噩耗,虽然班里的每个家庭都有一个需要照顾的智障孩子,家境也都不富裕,但家长还是自发为龙龙捐助了一笔钱,表达自己的一份心意。十个家庭,两千元钱,当我听闻这个消息时,被这群善良的家长深深的感动了。我代表自己的家庭,也转给家委会家长五百元,表一表心意。

昨天见到龙龙的姥爷,当我们向他转达这份心意时,没想到善良的老人连连说心意领了,但钱不能收。虽然孩子的父亲不再了,孩子的妈妈也需要照顾,但他们还有能力养活龙龙,还没有困难到揭不开锅。再说,每个家里都有一个这样费心费力的孩子需要照顾,都挺不容易的,怎么能让大家再操龙龙的心呢!

我,还有我们这个小家庭里的每一位家长再次被感动了。在辅读学校教书二十多年,见过太多的家长认为接受别人的资助和帮助是理所应当的。

我还清晰记得学期初帮孩子们申请资助,一个送教上门的家长百般指责我,明明是他到了约定的时间还在家没有出门,却指责老师“谁让你下班的?”“我对谁说话都这样。”“这是你的工作,你应该做的。”......听他说话的口气,觉得老师好像欠他似的。忍无可忍,我对着电话里语带怒气回道:“我不管你对别人说话用什么样的语气,但你和我说话时,请尊重我。如果起码的礼貌你都不懂,申请资助的事我无法帮你完成,请你自己找学校协商......”

挂了电话,心里忐忑了很久,坐等学校找我谈话。

没想到主管申请资助的汪校长听说了此事,特意叫家长来和他谈话沟通,告知申请资助工作的繁琐,班主任看班的同时还要忙这些的辛苦......还特意叮嘱他来办公室找我道歉。接下来的几次交往中,他见我说话的语气明显变了,也知道说谢谢了,不再那么偏激。

春节过后,这个孩子也要进班学习,现在想想还有点怕。不是怕孩子不会坐、不会走麻烦,是怕家长的无理取闹,不知感恩。我也很庆幸第一次打交道时,守住了自己的作为一名教师的尊严,让他懂得了有一个这样的孩子虽然不幸,但社会不欠他的,大家也都不欠他的。相反地,国家、那么多好心人一直在帮扶他们一家:免费的康复训练,享受低保、孩子穿的衣服、用的文具......作为一名退役军人,正值壮年,却以有残疾孩子拖累为借口,没有找一份工作自食其力,还天天抱怨,这样的心态怎么会教好孩子?

相比之下,龙龙姥爷的话犹如冬日里的暖阳,温暖了每一颗善良的心。自强自立,懂得感恩,我们打心眼里为您点赞!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140.html

标签: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