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会受伤?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3 浏览:293
导读: “爱心”会受伤? “如果,我们每一个人拿出一元零用钱,那么这两位可怜的老人就会卖出40斤红薯或者是红萝卜,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我在课间问学生。 只见徐琛右手扬着20元钱,笑着说:“老师,愿意,我...

“爱心”会受伤?

“如果,我们每一个人拿出一元零用钱,那么这两位可怜的老人就会卖出40斤红薯或者是红萝卜,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我在课间问学生

只见徐琛右手扬着20元钱,笑着说:“老师,愿意,我愿意,我不想买,但我想捐钱。”

教室里安静下来,学生肯定是这么想的:孙老师让我们用一元钱买,其实就是想让我们捐钱嘛,徐琛一下子捐二十元,看还有谁再捐二十元,我们的一元钱就可以省下了。

只见杨浩东同学也从裤兜里掏出20元钱,豪爽地说道:“我也捐20元。”

孩子们就是这么纯真善良,丝毫没有怀疑过我说的话是否是真的。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在奉献“爱心红薯”的不幸遭遇。

当我被拉到“爱心红薯群”的那一刻,我就成了这群里的中流砥柱,第一次,买了200斤红薯,100斤红萝卜,300块钱只当是捐了。

给我妈家送去两大袋红薯,一大袋红萝卜;给儿子的爷爷分别送去一大袋红薯和红萝卜;给儿子的姑姑送去一大袋红薯;自己家分别留了一大袋红薯和红萝卜。

结果是,姊妹几个没有人要,父亲把一大部分红薯都晾晒成了红薯片儿,我也被父亲责怪了一顿;儿子爷爷家的红薯放在塑料袋里烂了许多,我也被儿子爷爷和儿子爸爸怪罪了一顿;当然,自己家的红薯也是在一天天的烂掉,虽然,我早晚两顿饭都是以红薯和红萝卜为主。

我也想骂自己一顿了,——管闲事的人,净让别人耻笑,傻得不轻啊!

一周之后,老两口又来卖红薯,我又开始张罗别人买。学校里的老师、清洁工、保安,甚至是学生,我都想到了,只愿让他们能卖得快一些,走得早一些。

我开着车去二十公里外的地方拉红薯和红萝卜。回到学校再分给买的人。

这一次,比上次更不像话。红薯和红萝卜缺斤短两,质量更不用提了。

我被父亲、母亲、大姐、三姐围着数落,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被一家人数落哭了,一气之下,我删除并推出了“爱心红薯群”。

第三次,我又献了一次爱心。

晚上下班到家,已是九点多钟了。

李老师给我打来电话,说是老两口的四轮车坏了。离我家比较紧,让我去给他们送些热水和饭去。我心里有些烦。但看着窗外昏黄的路灯和飘飞的微雨,我还是答应了。

把五个水杯装满,又装满一桶热水。

给老人打电话,问他们还需要什么。老人说,需要一支手电筒,顺便再找找有没有能修车的人。

晚上九点四十,我和儿子开车出了小区,先是找修车店,最终问到了能修柴油机的店,但店铺已关门。

开车一路找过去,送了水,回家。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修车师傅叫了起来,跟我去修车。

李老师也来了,把爱心人士捐的钱给老两口拿来,又买了豆浆和包子。

第二日,李老师在他们的学校群里发起了又一轮的“献爱心”活动。她负责爱心接龙,我负责运送。三四百斤的红薯和红萝卜我一袋一袋装上车,再拉到李老师的学校,再一袋一袋存入学校的“玻璃屋”。

第三日,李老师发给我一张图,说学校的老师蒸的四根红薯全坏掉了。

第四日,李老师有发给我一张截图,说学校的老师要求退货。

第五日,我又去母亲家,这一次,我和三姐吵了一架,我又一次哭着回了家。

帮还是不帮?帮!即使被骗,我还是会帮!因为我有一颗冥顽不化的心灵。

老两口的车子修好需要一千块钱,他们也受到了不少爱心捐款,但他们还是冒着风险把车开回了开封。因为他们穷,穷人最需要钱,我知道这份对于钱的自私的心思,——“没有多余的钱修车。”“这里修车真贵。”

如果可以,他们也可以像我的父母一样不愁吃穿,不愁花钱,有儿女孝顺,安享晚年。

可是,他们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孙子需要他们挣钱;他们有一个傻儿子需要他们挣钱;他们有的就只有土地上的庄稼。到郑州,可以卖出高价钱。

所以,我原谅了他们的缺斤短两,原谅了他们的弄虚作假。

他们回到家的第二日早上九点多钟,给我打来了电话。老汉说天冷了,年前就不出家门了。老汉还说,明年暑假一定要去开封,去他们的瓜地吃西瓜。

我说,好啊!明年暑假我和儿子一定去找你们,我给你们卖瓜去。

挂了电话,心中顿时艳阳高照了,就像失落的心重新找回奋斗的热情一样。只是,在这一波三折的“爱心接力”中,我的“爱心”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微雨的冬日里,却也被淋湿,有些发霉了。

还好,“爱心”在这潮湿温热的空气里正在继续生根、壮大。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146.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