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雪在赶来的路上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3 浏览:310
导读: 听说雪在赶来的路上 和几位朋友聊天,说起某年某月的某天夜里大伙儿一起吃火锅的情景,争执起来,有的说是去年,有的说是前年。再仔细一推算,其实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于是大家唏嘘不已,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听说雪在赶来的路上

和几位朋友聊天,说起某年某月的某天夜里大伙儿一起吃火锅的情景,争执起来,有的说是去年,有的说是前年。再仔细一推算,其实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于是大家唏嘘不已,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是啊。时间不仅过得快,而且很淡,能够留下一些记忆碎片的并不多,比如上面提到的那顿三年前的火锅。

又快又淡的一年就这么要过去了。有没有什么想说未说、想做没来得及做的呢?

一定会有。

但也一定,不会说,不会做。


假如你还年轻,当你发觉一切早已时过境迁的时候,或许你会,去追问去解释去怀旧去感叹,去试图做些什么以免未来更多遗憾。但如今的你,却不再想着去追问去解释去怀旧去感叹去试图做些什么,因为你似乎明白了时过境迁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就像一列行进在广袤原野上的火车,路过的风景再美,也只是镶嵌在车窗里一晃而过的瞬间,跟随时间的流逝,在车窗的玻璃上擦过一道道泛白的模糊光迹,一旦过去,便永不再回来。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说,我终将遗忘,梦境中的那些路径、山峦与田野,遗忘那些永远不能实现的,梦。

这本共上下册两厚块儿的大部头,去年暑假夜里闲来无事,断断续续地翻了半本——后来就搁置了。书中整幅整幅的文字描述,缓慢闲散的叙事节奏,让我每每拿起它还没读上几页便昏昏欲睡起来。或许没有看进去的缘故吧。《1Q84》里面,青豆独自一人,在封闭的住所里,打发时光的时候,她会打开这本书一口气看上几十页,心是宁静的,不论外界怎样喧嚣。我不行。

有部电影,不记得情节,台词也没有,只记得画面是夏天,导演很会拍摄夏天,画面满是蝉声在耳边聒噪的夏天。夜里有萤火虫的,那种身体能够发出微弱亮光的奇妙的生物,在暗色的大山深处,在浓密的丛林边上,在道道深深浅浅的沟壑之间,振翅飞行。行过之处,在低低的夜空中留下不甚显眼的光痕。

有海浪的夏夜,那份表面上宁静而内里掩藏着的暗潮涌动令人心生畏惧。海边赶浪的人,一条条黑影,顺着海退去的方向,步步试探。一波波黑夜的海浪舔舐着脚掌,脚掌之下,沙流跟随海浪,一缕缕悄然滑下,突然就站立不稳,心内一惊,仿佛被海浪吞噬的不是沙流而是自己的,脚掌。


南海之滨有座小岛,覆盖着浓得出油的绿色植被,一年四季游客络绎不绝,每天往返小岛的船只上也是从早到晚人满为患。候船大厅里,几十台空调呼呼地吹,还是满脸满脖子往下淌汗。闸口处,排了N条前可见头后不见尾的候船的客流。

游客们是被一根隔离绳来决定你该坐这一班船还是该坐下一班船的。新一班轮船准备停当,隔离绳一扯开,一大股如麻的人头便涌上甲板,船舱瞬间被塞得满满的,前后不过一两分钟。隔离绳再次拉起,被阻隔在后面的游客只得一边擦着汗一边等候下一班船。

这情景,会让人想起我们上班挤公交时的样子

上了岛,暑热仍未褪去。游客四散开来,钻各处的小巷子去了。

路面以及墙壁都跟古老,那种青色的石板的古老,很随意。有的块儿大些,有的块儿小些,有的长条儿,有的方块儿,有的表面很光滑,铺满绿绿的苔藓,有的凹凸不平,踩上去脚感更好。墙壁上的角角落落里,也生有一丛一丛青苔。

画面自带一种滤镜,昏黄的色调之间,流动着暗暗的绿。浮云到了这里,好像也罩上了这样的古旧感。

浮云遮着阳光,不刺眼,但依然很热。散入巷子的游客,顶着暑热,各种拍照,嬉闹,游性正浓。

椰子树,榕树,枇杷树,木瓜树,还有不知名的许多树,盘根错节的,直耸入云的,把小岛的天空遮蔽了十之八九。

旁边的海倒失了海应有的伟岸与大度,迈着小碎步,迟迟疑疑地,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护栏上,狭窄的沙滩上。

岛上的居民似乎习惯了每天的纷扰,高高的独栋小楼,铁门紧闭,只是满墙的爬山虎很霸气地护佑着小楼的清幽,竟有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威严感。

北国之隅有处草原。夏日是它最为盎然的高光时刻。一时词穷,只能借用老舍先生的句子来描述它的模样:

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并不茫茫。四面都有小丘,平地是绿的,小丘也是绿的。到处翠色欲流,轻轻流入云际。牛羊静默着,好象在低头,回味着什么。

一辆接着一辆的越野车,载着从闹市中来的一群伙伴,奔驰而来,打破了它的宁静。马儿高高地扬起蹄儿,棕色油光的马鬃和马蹄扬起的尘土一道,在它的怀里驰骋。

天蓝得纯粹,草绿得诱人,云朵在这鲜亮的巨幅画面间,稳稳飘动,每飘过一座小丘,便会投射下来一团暗影。

鲜艳的蒙古人哼着悠远的调子,好像每首都让人想起“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

兴奋的小伙伴们,以天为被,以草为床,蹦跳、打滚儿、采野花、吃烧烤。那时那刻,天是云朵的,草是大地的,野花是你我的,你我是大家的。


在这样寒冷的冬日,聊起那些夏天的画面,会不会有些违和呢。或许是因为,在一年的四个季节当中,夏天给人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吧。

好像是这样。

春天里忘了看花,直到暮春时节才在上班途中的马路牙子上看到了一面蔷薇。秋天里没空去看落叶,他们说某某山上的红叶醉美,但去了才知道,山涧清澈,山风阴冷,唯独不见红叶。不禁恍然大悟,原来,时机不对,便一切都是错的了。

如今早已入了冬,雪却迟迟不来,因此,对冬天的印象也是浅浅的,不会很深刻。若非要扒一扒对冬天的印象,恐怕是二十年前圣诞节的晚上,几个女人在广场上冒着雪疯玩的情景。

近些年的冬天,看到下雪还是会惊喜,还是会觉得无比浪漫,但是没有了可以一起疯的人,所以,只能隔着窗户看一眼,矫情地对自己笑笑。


听说,雪正在赶来的路上,会不会再趁着雪,深深地疯一场?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15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