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圣诞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3 浏览:345
导读: 过圣诞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排外的人说起国人过洋节,常用的一个批评语是“数典忘祖”。其实他自己又何尝记得其曾祖以上列祖列宗的名讳与事迹。 至于历史上的周秦汉唐宋元明清的实际情形,他又何尝懂得。真懂得了,也就知道了我们祖宗的并不怎样高明伟大,也就不会以祖宗为傲...
过圣诞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排外的人说起国人过洋节,常用的一个批评语是“数典忘祖”。其实他自己又何尝记得其曾祖以上列祖列宗的名讳与事迹。

至于历史上的周秦汉唐宋元明清的实际情形,他又何尝懂得。真懂得了,也就知道了我们祖宗的并不怎样高明伟大,也就不会以祖宗为傲了。

其实正是因为自己早已“数典忘祖”,才会张口骂人“数典忘祖”,经常认为别人“数典忘祖”的人,往往对于历史的认知还是一笔大糊涂帐。

主张中国的节日就好,洋人的节日便不要过的,其逻辑还是不要用洋人的东西,只用自己的好东西。但何以还要用微软、苹果、安卓,何以不用国产的算盘?

义和拳在一百年前就这样的排外过,他们把洋人视为乱世的根源,一心灭洋,凡带洋字的都要消灭,铁路电灯钢笔洋教,都在毁灭之列,沾洋字的人,都在被杀之列。

其中虽有反侵略的合理性,但那种愚顽的精神,却是民族精神的毒瘤。

萧红《呼兰河传》写过胡家的小团圆媳妇——胡家本是一个团结的向上的家,人们都认为他们的发达是指日可待的事,但他们的通透的愚昧,使之折腾个没完,弄了许多无中生有傻气透顶的事,最终断送了小团圆媳妇的性命,和一个本应发达的家族。

萧红的小说,往往可以看作民族的寓言。

而义和拳的阴魂,在一百多年后,依然活在我们的体内。萧红小说里的民族愚昧,依然徘徊在科学昌明的新世纪。

很多人能对苹果手机,对奔驰汽车趋之若鹜,却为何对一个洋节耿耿于怀?总觉得有些人是很分裂的,自己打自己脸,明明打得啪啪响,却不觉得——不仅分裂,还很奇怪。

看鲁迅评论有关废除旧历的文章,当时觉得不以为然,旧历为什么要废呢。现在想想,旧历的废,也是会到来的事。

城里人早已不用阴历,日常工作生活,都生活在阳历的时空里;将来城镇化完成之后,老一代用了一辈子阴历的老去之后,还有多少人用阴历?

查一些植物生长的知识,介绍里所用的时间也是阳历了——当科学普照农耕时,当靠经验种地的一代去了之后,阴历在农业上的生存空间还有多少?

阴历的成为前尘旧梦,似乎是可以预见的事。但这并不是一种悲哀,而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但在现在的社会转型期,阴历还不会成为记忆,而是二者混用纠缠着。于是我们现在也会被分裂:一面用阳历稳稳地生活着,和世界一体同步。特定时刻就被拉回到阴历,到另一个时空里生活,和祖宗一体同步。

这诚然是一个好事,能使我们一面向前奋进着,一面又时不时地感兴一下思古之幽情,以传统点缀现代,何尝不是一种美好。

但如果要以传统取代现代,以本土否定外来,却是倒退和犯糊涂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159.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