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芝菇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4 浏览:277
导读: 你见过“灵芝”菇没? 反正我是没见过,至少在昨天见到之前没见过。那么大。有几十斤大西瓜样儿大;如吊在高树上的胡蜂的“堡垒”,放大几百倍的“松果”,又如“精缩”版的纺锤形建筑物。起初还以为是一坨坨灰白的石块;起着横纹的石膏胚料;一三轮车也只好载那么五六个。再想想觉得不对,菜市场,拉来石头干...

你见过“灵芝”菇没?

反正我是没见过,至少在昨天见到之前没见过。那么大。有几十斤大西瓜样儿大;如吊在高树上的胡蜂的“堡垒”,放大几百倍的“松果”,又如“精缩”版的纺锤形建筑物。起初还以为是一坨坨灰白的石块;起着横纹的石膏胚料;一三轮车也只好载那么五六个。再想想觉得不对,菜市场,拉来石头干吗。走近一看,才知是一株株“大大”的蘑菇。种“蘑菇”的人真“能”种,蘑菇也真“能”长。菌盖个个手掌、纸扇、秋天的梧桐叶子;厚如熊掌、西麋鹿头上宽大的板状犄角、双版纳丛林里板状树根。丫丫杈杈可住劲儿往上长,上部增长的速度比不上下部,于是菌盖的边缘就向上翘起翘起,成就了一个个“飞檐”,似乎没人干预的话就要“冲”到天上去。“根”是那么粗,有鸡蛋、红薯、水萝卜那么粗;像树根、粗壮的鸡腿。高高低低,粗粗细细,大大小小,“围拥”在一支二支或三四支粗茎上,配上太阳“染”就的底色,活像一堆堆“直立行走”的肉。

“蘑菇长得不赖,真舍得长,真稀罕人,就是老了点儿,这么老的平菇,能有人买?”我笑着问。“这不是平菇,是灵芝菇。”老人用镰刀削掉根部的泥土瞅了瞅我答道。““噫!灵芝菇?”我感到很惊奇,细瞅瞅说,“怪不得,和平常的长得不一样,这……不像是大棚里种出来的吧?”我小心地说出心中的疑问。“不是,就是露地种的,既保有蘑菇的特质又接受了充足的光照,含多种氨基酸,维生素等营养成分,具有清血脂,降血糖,抗肿瘤的功效,对人体`好'着呢。你看这“株形””,柔韧结实,这肉色细腻红润,哪是“大棚”里的能比的?!"他扬扬手中的蘑菇腿让我看,说,“上边还带着土呢。”“哦,哦……”我点点头,似乎明白了。“这么粗,该怎么吃呢,会炒熟煮熟不会?”我问。“咋不会,炒,煮,炸,炖都中,嫩着哩?”他用刀切下粉嫩的一小片儿,擎在手里得意地让我看。一对母女过来了,问了和我相似的问题,就回头问小女孩,想吃不?女孩两眼专注在蘑菇上,没有回答。“这么大吃不完?”年轻母亲悠悠地说。“没事,你要多要少都行,切哪儿都可以。要`腿'切`腿‘要盖儿切盖儿……,整株要不了一半儿也中。回去炖汤,炒菜,小孩吃着老好哩。”老人脸上漾着笑,鼓励着说,“咱这,无污染无添加剂,绿色食品哩!”

我心也动了。真想买一棵回去,可是买回去谁吃呢,孩子们不在家,只有我们两口罢了。而我们又经常在家吃不了饭的。要是岳父母在就好办了,或许还能买一棵回去。这令我到底想起他们来了。

岳父岳母自从有了双胞胎孙子后和儿媳的关系就恶化了,虽说没有见到过,听到过恶语相向但是从街坊邻的闲言碎语里,从岳母背后的议论里,从她们双方冷漠眼的神里就可窥见一斑。谁对谁错?我也说不准,怎能说得准呢。“清官还难断”呢,何况一个愚夫俗子。总之,无论对她们哪一方都持一个态度,不偏不倚,一视同仁,无论对谁都热情相待多言其好不言其短。岳母本身有“脑梗”,行动不太利索,脾气不好,话头上不让人,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老两口常常擦眼抹泪的,因此隔不上三五天就来我们这儿住,一年间在我们这儿住的时候多回家的时候少,“多病床前无孝子”她媳妇没有来过,奇怪的是她儿子也不来。尤其是七八月间在超市跌倒,造成锁骨骨折之后,基本上在我们这儿,就是长住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相处的时间多了,就能看出岳父岳母身上的“毛病”来。一直以来老人们留给我的印象都是“闲不住”勤俭的,比如我奶奶在世时,八十多了,看见路上有根儿小树枝也要捡回去。我父亲现在也七八十了,还种着山坡上的土地。我岳父母就不一样,这可能也与岳父有退休金有关,总之,一天三顿饭,你做了他们吃,不做他们就到外边去吃。吃罢饭,碗往桌子上一放,老俩口就往公园去了。凭你在单位回家的再晚,上顿的饭碗仍然等着你回来刷洗。两个人并排吃饭的椅子下地板砖上老是蹭出一层黑油油的泥渍,向来不见岳父动动手清理过。下午急着上班,午饭有时就做得简单,一般是馒头加稀面条,放上油盐酱腌的葱花。有一回,饭已做好,我等妻子回来的功夫,无意间瞅见,“稀面条”变成了一锅“酱汤”,老两口却把面条全部挑走,当“稠面条”吃了。觉得真是稀罕,竟还有这种“吃法”,几十年了,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吃惊之余,心里就有点儿不舒服,但我能克制,就从各个角度来探究他们这么做的缘由。

有一次,我妻子的堂妹,到学校看她儿子,我们见了面。说了很多,说我岳父的家事。起头她也是埋怨我妻子的弟媳不懂事,她老“恶”。最后,又叹息了一句说,要说一个人在家拉扯大大小小三个孩子也不容易,有时饭都吃不到“嘴”里。这是我所知道的,有一回送岳父母回家取秋天衣裳,无意间走到“灶火”里去,窗户没装窗纱,锅台上,案板上,堆垛的饭碗上飞着的落着的一群群苍蝇。尤其让不能忍受的是孩子们奶瓶的奶嘴上也“钉”着一只,想到要是我妻子,要是换到我家,要是我父母“敢”这样做,肯定要有一场“大气”生的。我也心疼,心疼孩子们但想到为人的“难处”也就什么也不说。因为我们也是一对双胞胎,记得两个孩子小时,我父母亲只要听说孩子们有什么事,哪怕手头有再大的事也都撂下。不论黑夜白天刮风下雨,只要电话打回去他们都会匆匆忙忙赶来。父亲常常说,孩子们的事是大事,啥事也没这大,哪怕地里庄稼不收呢。

前几天,和一个同事闲聊。聊着聊着就到有关双胞胎的事了,她说前一段给她房子装修的就是一对双胞胎,弟弟问她客厅的吊灯用哪种样式的,她把他当成了哥哥说:“上午不是给你说过了,还问?"小伙腼腆地笑笑说:“你可能是给我哥说了。”他说他们是双胞胎,他哥再来时,仔细看看一个样儿,真瞧不见啥区别来。我笑着说:“你肯定看不出来,你是外人吗。”她笑了,说:“您那两个,你能分清?”“当然能,不过得是‘正面’,不然也有弄混的时候”我也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隔天,他爷仨儿都来了,就问他们的父亲能不能分得清,孩子们娶的媳妇一个样儿不一个样儿?”“哪能分不清”他父亲拍拍身上的粉尘憨厚地笑了。“一回娶俩媳妇不简单啊……`收拾‘这么大,也不容易吧?”她这一问问得两个小伙都低下了头。“可不是!?”他父亲悠悠地说,“他们十四岁以前,我基本上没出过`门儿‘在家光`收拾'他俩哩。”“x老师,您那俩收拾着也不容易吧?”她问。“那时双方老人都上阵……还找了几年保姆哩。”说着说着就想到了妻子的弟媳,又体会到她“招呼”三个孩子的难处。

岳父岳母与儿媳之间的矛盾,早就想过了,只是自己所知有限,有一点是肯定的,双方都有“责任”。再一点自已的“位置”也尴尬,说不得“嘴”哩,“疏不间亲”吗。今天同事的这番话又提醒了我。上次回家去,父亲问起岳母的病情,末了说,“还在您哪住着哩。”我点点头。“他老俩儿不在家,那,一个人招呼仨孩子咋招呼过来哩。孩子们是太小啊。”“饭,都吃不到嘴里。”我说。“那,可真哩,咱俩娃儿小时侯……”父亲摇摇头叹了口气,不说了。

说到“孩子”,想到孩子们由此受到的委屈,觉得不能“三缄其口”了。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不说彻底解决,多少缓解一下矛盾也可。可怎么开口呢,颇费了一番思量,想来想去还是让妻子去说。我妻子“心眼儿”有点儿小,怕说不对了,不仅影响夫妻关系而且也枉费了一番苦心。于是就先拿话“试”,看她啥反应再说。晚上,我喊她出去逛街,回来的路上,趁她心情好的当儿,就笑着说要给她说一件事,她转过头问:"啥事?”我故意顿了顿,换了一种腔口说:“你得先答应‘不恼’才行,要是恼,我就不说了。”说完就等着她。看她情绪还算稳定就慢慢地先从和同事聊天的事说起然后一步步把内心想法说出来。说没有别的,就是让俺叔回去两天,把家里的‘大事’,红娜干不了的活儿,帮她干完再来。上次回去,见厕所里的粪便都快满了。这种活红娜咋干哩,还是洪军会干?院子里的葡萄架都快倒了,也没人拾掇。收拾干净了,家也像个家,光让她招呼孩子们,她也没啥抱怨的。要不然岂不让她生恨,“婆媳”之间就更难处。”“咦,婆媳之间本来就有矛盾的,本来就难处,说不定谁看不见谁还美哩,多出点儿力也高兴”她揶揄道。“你这种想法不对。”我敢紧截住怕再“节外生枝”,说,“谁不想‘轻欠’点儿,谁不想办事多个人帮,谁不知‘歇’着美,有俩孩子之前也没听说,她们婆媳间闹过什么,反而现在任务‘重’了,倒‘生分’起来了。可见,这`气‘都不是真的。爷爷奶奶疼孙子,父母爱孩子是一样的情感深,有时候比父母更疼,毕竟是又一代人吗。都是一样爱孩子,目的都是一样,反而“关系紧张””,说到底就是‘面子’问题。不信俺叔俺婶子出来这两三个月就不想仨孩子;红娜就不埋怨里里外外的活没人帮着干。外人是不会来‘劝’的,说不定有人还故意看笑话哩,咱姐咱哥们不说,你再不说,说实在我更不应该开这个口。不过想到,既然两个老人在咱家住,咱又知道这里边的‘曲曲弯弯’,外人不只笑话二老,连咱都要说上呢,笑话咱老的老的不懂事,小的们也不晓事。因此,想了好久才给你说,二老在咱家住,不能说没有一点儿私心,但你从来见过我表现出来了。说实在,有二老在家,半夜下班到走进院里看见窗口的灯心里就暖烘烘地,还嫌弃什么。”她没有反应,我猜她是在“琢磨”这事。就接着说:“双方都是图`痛快‘岂不知这样做`苦‘了孩子,你看人家都是爷爷奶奶牵着孙子手去街上,公园,超市。孩子们哭点儿闹点儿撒撒娇老人们哄哄拍拍,就是教训两下,也是心疼,这场面多好。再说做儿子的夹在中间也不生气,这头抱怨管不了媳妇没有“刚性”树不起“旗儿”,那边埋怨“收拾”的是您家的人,您家人还不管。一头是老的,一头是媳妇,说谁是好,谁也得罪不起,两头做难。再说马上过年了,她们“婆媳”就这样“僵着”,年下咱回去拜节,也不好看。”“你咋知道哩?”她问。“我咋知道?我也做过这难!”我稍稍提高了声音说。她看了看我不作声。怕她再“起”疑心就说:“我可不是借故让俩老人回家,不想让他们在咱家住,撵老人。你要是也这样想就辜负了我的心,我就白说了。”

大约五天后,那天中午,偏偏我又在家,岳父岳母说下午要回家去,感到很吃惊。怀疑是不是妻子出“卖”了我。看他们一包一包地打点儿着行李,后悔的什么似的,只是不停地说不要带那么多,过几无再来。这个问题依然萦绕在心头。

现在有这么好的一个“由头”,可以开开心心地和她聊聊,真的是她说错了什么,自已也没有什么忧伤她也不至于过于自责。吃过饭,我们明知故问,说:“俺婶子俺叔啥时候走的,多咱来哩?”“不来才好哩。”她转了一下头,看我一眼说。“你咋能这样说嘛?”听出她的话不“是”话,赶紧问。“不正合你意。”她看了我一眼说。“我可没说不让来,只是让俺叔回家“帮”点忙,把家务事处理处理就来,并没说不让来,也是为的大家好。”我说。她不吭声。“哎,你是不是当着俺叔婶子的面儿,说让俺叔回去是我说的?!”我盯着她问。她看我急了,慢慢地笑着说:“回家,是前一段宅基地证‘确权’交的户口本复印件不中,还要本人回去,才回去的。”“唉!”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心里渐渐地高兴起来了,我说嘛,她也不会“出卖”我。,就把“灵芝蘑菇”,这个“新鲜”事儿,说给她,又加了许多夸张的成分,惹得她也高兴起来了。“真想买一个啊!”我感叹道。“那你一个人好好吃罢,我是只吃一回的,那么‘怪怪’的东西,知道什么来路,就乱吃。”她说。这句话提醒了我,赶紧到“淘宝”上搜搜,翻了好长时间还没有见到,渐渐地“兴奋”劲儿也“凉”了下来。妻子说:“那甭买了啊,网上都没有卖……哪里会有人吃,人家都不吃,咱吃那干啥哩,万一吃出点儿病,再吃药!……咱也甭买吧。”

还是有点儿舍不得,想了想,下定决心“不买也罢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203.html

标签: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