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中的偶遇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7 浏览:233
导读: 2020年的第一场雪在芸芸众生的翘首期盼下终于来了,天还未亮,朋友圈里就开始闹腾了起来,一幅幅雪景被传播开来,同时也表达了众位朋友们对雪的思念之苦。我并不是十分期待,我想到的是明天上班的道路的艰难,以及明天出行的各位的平安。...

2020年的第一场雪在芸芸众生的翘首期盼下终于来了,天还未亮,朋友圈里就开始闹腾了起来,一幅幅雪景被传播开来,同时也表达了众位朋友们对雪的思念之苦。我并不是十分期待,我想到的是明天上班的道路的艰难,以及明天出行的各位的平安。

然而,并不是因为雪的到来,道路上的行人就会减少。反而因为雪的缘故,各色人等的行程都显得匆匆了。在东北风的凛冽撕扯下,人们的棉衣不管是多么高档都显得有些单薄,行人大都佝偻着腰,把棉衣掖得紧紧得,唯恐那无孔不入的风找到了孔直刺肌肤而引起不由自主的颤抖。再也顾不上那些落在眼睫毛上的雪花了,任由它们在体温的滋润下慢慢成为液体而像泪般串串滴下。我是在这种天气下是不愿意出门的,除非万不得已。

可是这万不得已的事情偏偏发生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提醒我,我的快递需要去取。我回话说把东西放到“丰巢”里吧,我有空的时候会去取的。挂了电话我长舒了口气,并顺口吟了句“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于是我又可以呆在温暖如春的空调房里滋润了,为了增加点情趣,我又拿出了我的茶壶,以附庸刚露头的雅致。俗话说“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我的雅致也仅仅是个开头。因为把雅致拦腰斩断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还是刚才的那个号码。电话那头的快递小哥用一种不可抑制的抖音(颤抖的声音)说:“哥,你的包裹太大,‘丰巢’的柜装不下呀!”听他的语气是在陈述这个“放不下”的事实,实则是告知我“我要下去取”的意思。我有点舍不得那雅致的意趣,但最舍不得的是那空调里吹出的和煦的风。可是我想到室外的冷来,我毅然决定不让快递小哥久等,我用比那空调里吹出的风还要温暖的语气说:“你不要着急,我这就下去。”末了我害怕找他不到又加了一句:“你就在‘丰巢’那里别动,我好找你。”

即使我对寒冷有了充足的防备,但还是被电梯口的那股无情的冷风给冻得哆嗦了起来,我把拉链再次向脖子拉了拉,把衣襟裹了裹。我像易水岸边的荆轲一样冲到了风雪里,迅疾的风把我身上带出的室温给掠去了,紧接着带走的是我的肌肉抖动所产生的热量。困扰我这么多年的政治课中的“贸易顺差”和“贸易逆差”的问题一下子把我给冻明白了,于是我仰望着混沌的天空,呼出了陈积多年的胸中恶气,并喟然长叹道:“恶劣的环境往往能激发出人的潜能,如果是高中时我能明白该多好哇!”

我的脚下一滑差点没把我跌倒,使我从高中时的愧疚中跳了出来。抬头我看到了一张因为寒冷而紫红的脸,雪水湿了的头发紧贴在前额,最令我注目的是那两个耳朵,红得有点透明,微微肿胀,很像泡发的山木耳,风的尖利的呼啸声总是像给我商讨“我要把它们带走!”我还没把他究竟有多冷研究个透,快递小哥忙把手伸向口袋,从中掏出了香烟,我有点诧异。他说话了:“老师!您还认得我吗?”我拒绝了他的香烟,又仔细端详了他片刻,还没等我说话,他通过察颜观色知道了答案,于是说:“我是××”。我绞尽脑汁地想,但头脑里就如今天的天气一样混沌一片。我报着无比的遗憾摇了摇头说:“唉,有十七八年了吧,真的回忆不起来了!”小伙子也没感觉特别失望,说:“都怪我当时学习不好,如果学习好的话,你应该会记起的。”我接着说:“你们当时都是小孩,现在都成大人了,变化太大了。”小伙子憨憨地笑了笑说:“老师,你倒是没怎么变化。”我立刻反驳道:“变化还不大?你看看脸上的皱纹里能藏得下多么牛顿的故事(那时我教他们物理)。”听了我的幽默的话他笑得开心极了,也许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如此开心吧。

我问他:“送快递还行吧?”

“还行!”

就是冬天太冷了,夏天又太热了,有点辛苦。”

“什么工作都辛苦,像我没学历没技术的,也只能挣份辛苦钱了。”

“你后悔吗?”

“还提这干什么,后不后悔就这样了,回不去喽。”

我俩都沉默了。他把包裹交给我,看样子是要走,我又叮嘱了句:“天气不好,今后要多穿点衣服!”他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开着三轮车消失在了雪雾中。

我的心情竟沉重了,我产生了愧对他的念头,作为一名教育者,我多么希望我的学生们的生活都艳如桃李,但我也知道这是不能完成的一个使命。但愿那些如他般的如芥如草的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火焰永不熄灭,也能在平凡的岗位上发出属于自己哪怕是再微弱也耀目的光芒。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225.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