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妈说(二十二)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07 浏览:274
导读: 俺妈说(二十二) ——干啥说啥,卖啥吆喝啥 李 茜 吆喝的本意是大声喊叫。放在生意场上,吆喝就是从古至今的一种招揽顾客的方式。也称叫卖。 儿时的村子里,一些有特色的吆喝犹在耳畔。 “磨剪子嘞——戗——菜刀”,剪子菜刀钝了的人家...

俺妈说(二十二)

——干啥说啥,卖啥吆喝啥

李 茜

吆喝的本意是大声喊叫。放在生意场上,吆喝就是从古至今的一种招揽顾客的方式。也称叫卖。

儿时的村子里,一些有特色的吆喝犹在耳畔。

“磨剪子嘞——戗——菜刀”,剪子菜刀钝了的人家,听见这样的声音,循声走去,就会看到带着长板凳磨剪子戗菜刀的人。凳子的一头儿固定着一块磨刀石,他坐在凳子另一头儿磨,磨一会撩点儿水让石头保持湿润,磨完试试,试剪子就剪点棉花,棉花剪得利索,剪子就磨好了。试刀是像木匠吊线一样闭一只眼看,刀刃薄的瞅不见,就是磨得锋利了。

锅是家家缺不得,顿顿少不了的家什。生活水准低的年代家家只是有几口必须的锅,哪像现在煎锅、炒锅、砂锅、火锅、电饭锅、高压锅……现在的人们锅坏了就扔掉,哪里有修补一说?而在我儿时,“钉锅轱辘锅”可是必不可缺的。铁锅用久了,会烂洞、会裂口。当“钉锅轱辘锅——”的吆喝声在村子里回荡的时候,修补锅盆的人就去了。钉锅是订裂口的,相当于锔,轱辘锅是补窟窿。后来用上了铝锅,再漏洞,就是直接换底了……

夏天最让小孩子动心的吆喝当属“冰糕——火车头冰糕——”“冰糕五分儿——”卖冰糕的人骑着二八自行车,车后座带着一个白色的木箱,箱子上用红色油漆写着大大的“冰糕”二字。如果能买一个冰糕,定是很珍惜地慢慢享受,让那份甜蜜和清凉陪伴得久些再久些,直到只剩下了冰糕棍儿,还要再吮吸好一会儿……麦忙时节,卖冰糕的常常会把车子骑到地头儿吆喝,又累又热的人们听见吆喝却多是不舍得买,而是喝自己带去的白开水。

比起不定时出现在村子里的“磨剪子戗菜刀”“钉锅轱辘锅”和“火车头冰糕”的人,卖豆腐的人要有规律得多。刘湾村的豆腐很有名,刘湾村卖豆腐的人就多。每天早上,几乎是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割豆腐啰——”吆喝会准时响起,需要买豆腐的人会端着自家的黄豆或玉米出门了。一斤黄豆换一斤半豆腐,二斤玉米换一斤豆腐,偶尔也有用钱买的。

母亲说还有一种叫卖叫“找头发换针”,这个我似乎有印象。女人们每天都要梳头发,掉下来的头发团成一团,顺手塞到墙缝儿里。听到“找头发换针——”的吆喝就会从墙缝儿里找出自己塞的头发拿去换几根针用。“收破烂儿”的收破鞋头儿、破烂套儿、牙膏皮,也收碎头发。

三分生意七分喊,喊了别人才知道你是干啥的。“老鼠药,老鼠药,老鼠吃了跑不脱,大老鼠吃了蹦三蹦,小老鼠吃了没有命”,这是卖老鼠药的人吆喝的。这个“药”要读成河南发言,发“yuo”音,使得整个吆喝十分押韵。

货郎担就是个流动的小百货店,货郎边摇拨浪鼓边吆喝:“又有针、又有线,南京的官粉儿苏州的胭脂儿上海的香胰子儿,还有木梳还有镜子儿,还有小闺女儿用的花手巾儿……”没钱买的,会从家里拿出塑料、鞋底、废铜烂铁,去换自己心仪的东西。小孩子吃的江米糕玩的小玩具也有。

父母说起文化革命时期,河南省曲剧团著名曲剧艺术家耿庚辰和王秀玲唱的《游乡》中就有很多吆喝的唱段,剧中的姚三元有一段吆喝:“谁买针,谁买线,好钢针,头发换,痱子粉,要现钱,玻璃镜叫‘对面看’,化学梳子颜色鲜,五色糖豆一分钱仨,又好看来味又甜。还有带响的皮叫具儿,拿回去能哄小孩儿玩。烟嘴儿烟锅儿烟袋杆,郑州出的大众烟……”

《游乡》中的吆喝是表演,而《游乡》来自真实的生活。吆喝是在方便别人的生活,更是为了讨自己的生活。每个人叫卖的东西不同,吆喝的内容也不同。每个人的嗓音不同,吆喝出来的腔调也不同。有的洪亮清脆,有的短促浑厚,有的抑扬顿挫,有的沙哑沧桑。吆喝声或悠扬,或欢快,或低沉,亦或带着颤音……吆喝要喊出来,要让全村的人都能听见才好。吆喝要清晰,要让听到的人听懂才好。吆喝是门技术,腔调拿捏好,有节奏有韵律,轻重缓急分得清,要有自己的特色,这样才更吸引人。

母亲说:“干啥说啥,卖啥吆喝啥。”也就是说卖什么就吆喝什么,吆喝什么得有什么。卖冰棍得有冰棍, 卖鸡蛋得有鸡蛋,磨剪子戗菜刀得有手艺。吆喝的和卖的不符,那就是瞎吆喝了。我们的工作和学习等也一样。每个人都要清楚自己的责任和定位,并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用智慧和勤奋做出自己的贡献,实现自我的价值。

奶奶年轻的时候是接生员,那时整个大队只有两个接生员。奶奶手轻,人干净、态度好,解放后还进行过新法学习,所以深得人心。谁家产妇要生了,都会叫奶奶过去。奶奶会带着装有小盆、镊子、剪子、产钳、酒精、棉球、消炎粉等物品的白色产包去。有时遇到难产,奶奶就在产妇家守上好几天。那时家里的孩子多,产妇也不娇贵,生孩子的时候家里人该干啥干啥,很多时候只有奶奶一个人陪着。孩子生下了,她把孩子包好,再给产妇做好面汤……三天后,她会再次带着产包去回访,查看产妇的情况,也给新生儿用酒精棉球把腋窝、脖子、脐带、腿弯儿等处再次清洗。乡亲们对奶奶的信任来自她对自己严格要求所练就的技术,来自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付出,来自于她悲悯的情怀。母亲说,很多人提起过世已经三十多年的奶奶还念着她的好。作为接生员,奶奶显然无愧于她的称号和责任。

看过一个短视频:一个柬埔寨的小男孩在向游人兜售纪念品,他一边跟着中国游客走,一边用流利的中文推销。当游客盛赞他的中文时,他又秀了英语、泰语、法语、韩语、德语、西班牙语、马来语、菲律宾语等,他用中文唱了自己编的歌曲《我们不一样》: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卖东西给你……”谁说这个有着超常语言天赋的孩子,不是在用这种方式吆喝呢?光有好的旅游纪念品还不够,还要有独特的推销方式。而这一切的背后,谁知道小男孩付出了多少努力呢?“干啥说啥,卖啥吆喝啥”,不用说,小男孩的生意一定很好。如此聪明和勤奋,他的未来一定也不错。

不久前,我和我学生爽以及她的母亲小聚。我教她的时候,我十九岁,她四岁多。她说她和她的朋友回忆起幼儿园的事情时,她们都觉得上幼儿园好痛苦,她说她觉得上幼儿园的时光是最快乐的。听到这句话我感觉特别欣慰和幸福。作为一个老师,我想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语言了。那是城乡结合部的学校里的幼儿园,孩子们不在学校吃饭,也不是每个孩子都有人接送,家里忙的、离家近的,孩子们都是自己上学自己回家。院子里的大型玩具清一色——褪色的蓝。我就自作主张自掏腰包买来各色油漆,利用星期天把那褪色的蓝变成了缤纷的彩,我还在走廊的墙壁上画上了各种图案,在教室墙壁上进行了装饰。我在学校住,每天不到上班时间,一些孩子就会跑到我住室门口等我,那个叫岩的小姑娘放学了妈妈来接也不走,非要继续跟我呆在一起。爽的妈妈说她记得我给一个拉裤子的女孩洗裤子。是,那个女孩叫双,是个大眼睛长头发的温州小姑娘,她的父母做生意,从来不接送她。那天放学后她就是不离开座位,我闻到了异样的气味后,带她到办公室,换掉她的衣服,用两整张红色的皱纹纸给她做了条百褶裙,还在腰间粘了朵金色的蝴蝶结。皱纹纸细腻柔韧,裙子也够长,不仔细看看不出究竟。我把她的衣服洗净装进袋子才让她回家…我做过幼儿园老师、小学老师,教过语文数学、美术,做过大队辅导员等,在我的每一个岗位上,我都满怀热情和爱,尽心尽力,好像总有用不完的劲儿。“干啥说啥,卖啥吆喝啥”,我在平凡的岗位上倾注的爱和心血,让我拥有了不一样的岁月。当我回忆,我为自己骄傲。

“干啥说啥,卖啥吆喝啥”提倡的是心怀热爱、积极向上、心无旁骛的情怀,是靠能力验证实力的底气,是真干实干、干一行爱一行、不断提升个人素养的精神。如今,好多传统的吆喝已经谢幕,而“干啥说啥,卖啥吆喝啥”却依然可以作为我们做人做事的准则。哪怕不能实至名归,一句“上幼儿园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也足以慰藉一颗历尽千山万水的心了。

2020年1月4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234.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