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雪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11 浏览:234
导读: 那年,那雪 那年,没有风,一场迟到的雪下得不紧不慢,轻盈别致,落地即化。 下了晚自习,等最后几位同学离开教室,我锁好门回寝室。沉寂校园偶尔洒落几声寝室的嬉闹声、寝管老师的督促声,便又迅速恢复了平静。 寝室离教室不远。因为下雪,正好一个人、撑一把伞,如同走进一条又深又远的如聊斋故...

,那

那年没有风,一场迟到的雪下得不紧不慢,轻盈别致落地即化

下了晚自习,等最后几位同学离开教室,我锁好门回寝室。沉寂校园偶尔洒落几声寝室的嬉闹声、寝管老师的督促声,便又迅速恢复了平静。

寝室离教室不远。因为下雪,正好一个人、撑一把伞,如同走进一条深又远的如聊斋故事中神奇雪路,有一种与世隔绝的飘渺和安静

雪在路灯的映衬下飘落的很急,流动着点点稍纵即逝的亮光路边的花坛中有几株菊花开得正并散发着独有的、菊花的淡香,让人不忍心去碰触它的花蕊、不忍心去窥探花的心思。在这个一切仿佛静止,只有雪在飞的夜晚顿感温馨安逸。

此刻,家乡也正在下雪吧?我想,如果不是天,家乡的夜晚这时正是乡下少年捉迷藏的时候一拨人找地方躲藏,另一拨人开始数数,数到一百时,开始分头去捉第一拨藏起来的人,满大街疯跑,满大街笑声再晚一些,会听到各自的母亲,扯着嗓子呼唤“X--X回家--睡觉--,你爹要上大门了(农村俗话‘锁大门’)”各自母亲的那一声声呼唤拖着长音,听到的小伙伴格外兴奋和亲切。

此刻,家乡的雪夜该是什么样子雪夜的家乡定然是静寂安祥,在洁白的雪花笼罩之下,村庄、瓦房、光秃秃的树。这个时候,多人雪夜在家里点一盆火父亲会找出来一些稍钝农具开始专注地打磨;母亲在这样的雪夜,要么摇着纺车纺线要么补一些能帮助家里人御寒的棉衣服那架在母亲的右手摇动中,不用谱曲,时而像一首动听的歌、时而像一怀想的曲,至今每每想起母亲摇动“纺花车”的声音,都会让我好无缘由的心底泛起甜蜜的回忆和涩涩的酸楚

那年,那雪夜,一个人远在他乡求学除了白天上课的专心,下课同学之间短暂的热闹,很多时候独自一人不是性格孤僻,也不是与同学合不来),校园的某个角落或者在这样一个人独自想家雪夜真想飘落的雪花把思念浸透、把乡愁……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327.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