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回忆——换水果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1-11 浏览:229
导读: 在以前的农村,粮食比较多,手头零钱不宽裕。每当村里有人卖水果时,想吃的人家就把家里的粮食,例如:玉米、小麦、大米拿出来,按照低于市面上的价格,折合成钱,购买人家的水果。这种方式等同于原始社会的等量交换,现在在一些偏远的地区还存在这样的购买方式。我们称之为换水果。小时候家里穷,每当听到村里沿街叫卖的吆...
在以前的农村,粮食比较多,手头零钱不宽裕。每当村里有人卖水果时,想吃的人家就把家里的粮食,例如:玉米、小麦、大米拿出来,按照低于市面上的价格,折合成钱,购买人家的水果。这种方式等同于原始社会的等量交换,现在在一些偏远的地区还存在这样的购买方式。我们称之为换水果。小时候家里穷,每当听到村里沿街叫卖的吆喝声,我的心就不知不觉地飞出去了。回头看一下母亲,她神态自若地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任何反应。这时,我就会大声说:“妈——,我出去玩了!”转眼就向大门口跑去。来到大街上(说是大街,实际上就是一条十几米宽的乡村土路,两边依次排列着村里的住户。人们在土路上来来往往,寂静的村庄霎时间喧闹起来,构成童年最纯真的回忆。),一看卖东西的架子车(车子下面有两个轮子,是用一根粗圆的铁棍连连在一块的。上面再支撑一个一米多宽的木头架子,两头是没有遮挡的,用荆包围起来了,防止东西掉落。两边有3、40厘米高的挡板。)后面已经跟了好多人了,大多是像我一样的毛头小孩子。我赶紧跑过去,加入跟随的队伍里。走近跟前一看:原来是卖苹果的。苹果比较大,红红的,透着发亮的深红色光泽,在早上10点的阳光的照耀下,格外诱人。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去拿了,拿到手的苹果被不停地翻转着,苹果下面的缺点也很显然地暴露在大家的眼睛里:每个苹果上都有一块大小不一的坏疤。这个坏疤让苹果的价值一下子大打折扣,身价陡降。即使是这样的苹果,在当时物质匮乏的年代、在远离城市的乡村,在我们乡下小孩子的眼里也是难得的美味。80年代初期,农民在田地里大多种的都是庄稼,种果树的的很少,村里果园只有一个。里面清一色种的都是苹果,有黄香蕉、也有别的品种。是什么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比黄香蕉苹果粗点、矮点,味道有点酸,香味也不浓,今天再回想,甜中带酸的味道仍在嘴里围绕。每次从那里经过,我总会流露出无限的向往,心想:要是进到里面,美美地吃一顿,该是多么惬意,多么滋润的一件事呀!小伙伴们看得人多,有个别胆子大的拿起来羡慕地看着,嘴里的口水在不停地滚动,差一点就溢出来了。但是想买的几乎没有人。因为没有钱;可以拿东西换,家人也不会为了嘴面东西,把粮食就这样拿出来的。水果可以不吃,但是粮食不吃不行!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卖东西的大叔就这样拉着笨重、破旧,唱着吱吱呀呀的架子车行走在村里的大街上,行走在村里的比较繁华、热闹的南大街上。向西走了3、400米,走到村里的那条短而窄的、南北朝向的土马路十字路口,转而右拐。顺着小路往北边走。走了大约200多米的路程,就来到了村里的北大街上。北大街和南大街同属村里的两条主干道,也是村里的人经常活动的地方。走到北大街右拐。沿着北大街一直向东慢慢走着,嘴里不停地叫卖着:苹——果——,好吃的苹果;苹——果——,又大又红的苹果;苹——果——,脆甜的苹果……我们就这样跟在卖苹果大叔的身后,一蹦一跳地行进在乡村尘土飞扬的马路上,行进在童年无尽的、欢乐的河流里。有时候,在我和哥哥、姐姐死缠硬泡的结果下,母亲会极不情愿地从家里储存粮食的屋子里,瓦出那么一点粮食,购买回来几斤有坏疤的苹果。买回来后,母亲首先把苹果用清水洗干净;然后用小刀把苹果上的坏疤小心翼翼地去掉,最后找个大一点的盆儿把苹果放进去。谁吃,谁就去盆里拿。这是童年里最美味的水果,也是我童年回忆里追记的丝丝香甜。而今,时光已经过去了30多年了,各种各样的水果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但童年带有坏疤的苹果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它的脆中带甜、甜中带酸的味道,在心头挥之不去,久久萦绕……童年,又一次重临心间!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334.html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