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不俗,奇人真奇 ——读 《俗世奇人》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08 浏览:233
导读: 俗世不俗,奇人真奇 ——读 《俗世奇人》 育才 赵爽 上下两本,每人一篇,各不相关。每篇文字精炼,半文半白,每个人都是天津的一道风景,宛如在看天津卫的风情画卷。 津言津语,津味十足 冯骥才先生生于天津,从小就对民间艺术、地方风俗等有着浓厚的兴趣。对天津的地方...

俗世不俗,奇人真奇

——读 《俗世奇人》

育才 赵爽

上下两本,每人一篇,各不相关。每篇文字精炼,半文半白每个人都是天津的一道风景宛如在看天津卫的风情画卷。

津言津语,津味十足

冯骥才先生生于天津,从小就对民间艺术、地方风俗等有着浓厚的兴趣。对天津的地方方言驾轻就熟,其作品善于用口语来讲故事,使用天津方言的用词和表达方式。比如:“炸麻花梆硬,弄不好硌牙”(《好嘴杨巴》); “话虽有点玄,能耐不掺假”(《蓝眼》)。天津人常把“好象”一词说成“赛”,把“什么”一词说成“嘛”,把“傲气”说成“牛”、把“办法”说成“辙”、把“放下”说成“撂”、把“失败”或“出丑”说成“栽”……这些词语吸取了口语和方言中的精华,彰显了地方文化的特点和魅力。读冯骥才的小说,就能感受那独特的津味方言,就像到天津卫去采风,顺便品尝正宗的“狗不理”包子,实在是别有风味。

简洁幽默,凝练独特

冯骥才先生在《俗世奇人·题外话》中说,“中国人十分讲究文字的功力,尤重单个的方块字的运用,决不是一写一大片。故而我修改的遍数很多。”可见,冯骥才作品的语言是经过反复提炼的,有着超强的表现力度。

写人物,言语不多,寥寥几笔刻画出人物形象,还准确地抓住人物特点。读来让人印象深刻。青云楼主里描写的一个小文人:"此君脸窄身薄,皮黄肉干。胳膊大腿又细又长远瞧赛几根竹竿子上晾着的一张豆皮。"瞧,活灵活现写出了此人的“皮黄肉干”。“老美瞧画每瞧一幅,就哇啦哇啦叫一嗓子,好赛洗屁股时叫水烫着了。”呵呵,俚言俗语。

“这人足有六尺高,肩膀赛门宽,老脸老皮,胡子拉碴;那件灰布大褂,足够改成个大床单,上边还油了几块”这是讲义气的李金鏊。

“蹬车的是个老头子,骨瘦肉紧,小腿肚赛两个铁球,一望便知是个长年蹬车的车夫”这是《绝盗》里装爹的车夫。

“小达子其貌不扬,短脖短腿,灰眼灰皮,软绵绵赛块烤山芋;站着赛个影子,走路赛一道烟”这是小偷小达子。

诸如此类的肖像描写,在《俗世奇人》中俯拾即是一个个都是栩栩如生,入木三分,体现了冯骥才先生特有的艺术造诣。

一波三折,引人入胜

冯老的《俗世奇人》,每个人就勾勒那么二三笔,活灵活现。情节引人入胜,让人拿起书来禁不住直往下看,不忍释手,令人拍案叫绝!

刷子李技艺高超,自己立下规矩——刷墙黑衣黑裤,只要身上有白点,白刷不要钱。徒弟曹小三的心跟着师傅也是跌宕起伏。一道道浆,衔接的天衣无缝。曹小三觉得黑衣服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呀,有个白点,黑中白,那么显眼,师傅形象轰然倒去——刷子李看透徒弟心思,揭秘白点原因。一波三折的叙事,使刷子李的“奇”得到了一次次的渲染。

《张大力》。卖石材的店铺聚合成做个活广告——凡举起此锁者赏银白两——无非是为了证明自己石料坚实耐用。却是无人举起,张大力呢,轻而易举好赛举着一大把花儿。张大力开始讨赏,会给他么?张老板不紧不慢,石锁下面还有字。张大力第二次举起——唯张大力举起来不算。呵呵,没给。上下连起来,也是人家在夸赞自己,哈哈大笑,扬长而去。不禁为老板的智慧叫好,提前预知,不给钱还让人心里痛快,又一次做了广告,高!情节虽然简单,但安排得曲折有致。

《绝盗》里的偷盗真的是损,辣,绝,邪!!!初看以为是家务事——爹爹骑着三轮车,带着两个儿子声讨另一个不孝儿子——把屋子里的包袱、被褥衣服往车上堆,大家伙搬不动,砸——新婚小两口被别人耻笑,明明自己家里遭了贼——查了十年也没查到那个“爹”,招不来同情,反叫人取笑,更倒霉。

书中一波三折的故事很多,常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这让我想起了冯骥才先生的话:“古小说无奇不传,无奇也无法传。传奇主要靠一个绝妙的故事。把故事写绝了是古人的第一能耐。故而我始终盯住故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529.html

标签: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