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喘吁吁”的热水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08 浏览:265
导读: “气喘吁吁”的热水 育才 赵爽 新接班,班内学生还不熟。 新岗位,一切从头开始,不会的太多太多。 前期摸不着头绪的忙乱,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手头总感觉忙完一件还有一件,而且有的也没做好......身体提出了抗议。于是乎,趁着周末,发烧了。 周六晕晕乎乎送姑娘上课...

“气喘吁吁”的热水

育才 赵爽

新接班,班内学生还不熟。

新岗位,一切从头开始,不会的太多太多。

前期摸不着头绪的忙乱,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手头总感觉忙完一件还有一件,而且有的也没做好......身体提出了抗议。于是乎,趁着周末,发烧了。

周六晕晕乎乎送姑娘上课,晕晕乎乎回家。只觉得身上发冷,倒头就睡。

一觉起来量量体温,38.8,不降反而升上去了。这还在哺乳期,怎么办?我自己裹紧大衣往医院走。抽血,化验看大夫。轻微炎症,开药,回家。

周末两天几乎和床不能分离,周一算是能爬起来上班。开始咳嗽,咳嗽的心肝脾肺肾都跟着颤抖,咳得气都要喘不上来。班里上课,该淘气的依旧淘气,有个男孩子下课问我:老师,你不舒服了。好好休息会。”趴在桌子上看孩子们玩耍,真的为她们感到幸福。想找个孩子帮忙接点水,想想走廊内下课那热闹的场景,还是算了吧。

上课了,我还没缓过神儿,还在桌子上趴着。“老师,我去给你接杯水吧。”“谢谢你,黄子昂。”我把怎么接水告诉了他。只见他边走边比划边自言自语:“三分之一热的,大概是这么多。三分之二温的......”没过几分钟,一杯冒着热气的水举到了我的面前;“老师,喝水”。这声音在静悄悄悄的教室显得格外响亮。

我听到了喘气的声音。孩子体型略胖,从时间来推断,他是跑着去的。顿时,我心里的感动又增加十分。“你是不是跑回来的?”他略显羞涩地点点头。这样一个人高马大的孩子,只是比我低了一点点。

为了让我嗓子稍微舒服一点,他宁可跑着来回。

真的,学习成绩只是孩子的一部分而已。《少年的你》里魏莱是个成绩不错的孩子,但是她却是校园欺凌的“头儿”,胡小蝶因为她们而死,陈念也因觉得校园生活是一种煎熬,之所以坚持下去,是因为她告诉自己,马上高考了,熬熬就过去了。

黄子昂,一个特别爱看书的孩子。上课也能举手回答问题,虽然有时候表述不清,但我在竭力去听,去转述他的意思。听课习惯不太好,注意力集中时间有限,写字也比较慢,妈妈也比较头疼。

我在班里立刻表扬了他,这是让我感觉很温暖的孩子,在家里也一定是个暖心的孩子。我也当着同学们的面告知了他的妈妈。他倒是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我想告诉孩子们:“做一个温暖别人的人”

现在翻看教育叙事,好似这个时候“黄子昂”们才是老师笔下的主角,关注他们的变化,关注他们的心理需求。我会做出改变,无论什么样的孩子,都是课堂的主角,都需要在课堂发展自己的“最近发展区”。

黄子昂,谢谢你!谢谢你的热水,谢谢你给我带来的思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535.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