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那些大自然对我们的考验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08 浏览:184
导读: 大自然对我们的考验从未停止,在无情的灾难面前,生命是如此脆弱。 2002年7月19日,郑州遭受了一次近百年来罕见的强冰雹。那天,到二姨家赶会,吃过午饭,看天气突变,二姨就催促着我们赶快回去,刚上了桥,暴雨夹着冰雹就开始向我们袭来...

大自然对我们的考验从未停止,在无情的灾难面前,生命是如此脆弱。

2002年7月19日,郑州遭受了一次近百年来罕见的强冰雹。那天,到二姨家赶会,吃过午饭,看天气突变,二姨就催促着我们赶快回去,刚上了桥,暴雨夹着冰雹就开始向我们袭来。重重地砸着车顶,Duang,Duang。车子被大风吹得左右摇晃。年幼的我看着车窗外,有些害怕。父亲安慰我,没事的,还好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从车窗往外看,广告牌“唰唰唰”直响,风婆婆可没有就此停手,她将一张又一张的铁皮撕掉,卷跑。在不远处,看到一位行人推着自行车艰难地前行着。

回到家中,天色已晚,推开门看到院子里,一根不知从何处刮来的木棍横着院子里,家里就像被盗贼洗劫了一番。

那时家里还有地,一场冰雹过后,母亲第二天带我去地里看庄稼,地里一片狼藉。一位小时候的玩伴,那天跟自己爸爸出去买西瓜,遇到大冰雹,躲在人家瓜车底下,身上只是轻微受伤。但是姨奶奶那天去地里干农活,回来过马路时,遇到大树被刮断了,小腿被压断了。

那时我记忆最深的一次天灾,我很庆幸我平安无事。不过对那天的事,我有很长时间的疑惑:夏天下暴雨很常见,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冰雹,冰不是天气太冷才出现的吗?后来,在《十万个为什么》这本书里,我找到了答案,其实夏天下冰雹很正常,只是那次冰雹规模比较罕见。

2003年,SARS,别名非典。那时的我只记得,不上学,在家里天天喝中药,好像还是发的中药包,味道很奇怪。母亲还常常在家里熏醋,那个茶壶倒些醋,放在炉子上烧开,满屋子都是醋的味道。现在回想,那时年纪太小,不知道正在经历重大的疫情,有那多人去世了,有许许多多医护英雄坚守在一线。

2008年汶川地震,正在上初中,那时是下午第一节课,数学课,我们班里还进行了小小的辩论会,讨论究竟这是不是地震,正方为来自福建的小伙伴,所持观点:这就是地震;反方是土生土长的郑州小伙,所持观点:郑州地处平原,不可能发生地震,这只是错觉。一场辩论最终在数学老师的地震安全逃生知识普及后结束。而后,我们竟然又上了半节的数学课。直到有老师上来告知我们地震了,赶快有秩序地下楼。

住在寄宿制学校,我们第一次不上晚自习,改成了操场看电影。操场上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来自四川的伙伴因为联系不上家人,担心得痛哭。那些心比较大的同学则因为这次不上晚自习而欢呼。我和我的室友则在讨论,要不要轮流值班,万一地震再次发生了,能有人喊醒室友,最终我们决定将矿泉水瓶倒放,原因是如果有地震发生,矿泉水瓶会倒在铁皮柜上,发出的声音可以惊醒我们。那天我们一觉到天亮了。从第二天的新闻里,看到了汶川地震的情况,血淋淋的画面,很是震惊。这一天也被载入了史册。

2009年,初三,爆发甲型流感,寄宿制学校,为了保证安全,学校进出宿舍量体温,毕业年级本来就升学压力大,再加上疫情,心理更大。谁也不敢发烧感冒,否则就要面临着在家隔离一个月,关键时刻谁也不敢。

2020年只是春节,再次爆发疫情,新型冠状病毒,从几百例到几万例,武汉封城,各个公共场所进出需量体温,小区发布门禁时间。不是医护人员的我们,居家隔离也是为社会做贡献。

大自然一次又一次的考验着我们,在它的面前,我们是如此的渺小,生命如此脆弱,敬畏自然,与自然和平共处,就是保护自己。愿这次的疫情快点儿过去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573.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