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轩面场圃系列(二)扫雪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08 浏览:160
导读: 绿树村边合, 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 把文“秀时光”。 ——题记 (二)扫雪 01 打开手机,看到王老师群发,“扫雪,运...


绿树村边合,

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

把文“秀时光”。

——题记



(二)扫雪


01

打开手机,看到王老师群发,“扫雪,运动。自家的,邻家的。”儿时扫雪的一幕幕,在脑海中荡漾开来。

老爸用大扫帚扫雪,一下一顿,时而从左到右,时而从右到左,就这样扫一下,抖一下,很快院子里就出现了一条一米宽的小路。大扫帚比人还高,把儿是竹竿做的,比胳膊还粗,扫帚毛是用细小的竹枝和竹叶捆编在一起的,扁扁的,厚厚的,形状有点像孔雀的尾巴,但比那要厚实N多倍。大扫帚很笨重,但在老爸手中却格外听话,拖起厚厚的雪,推到两侧。从堂屋门口扫到院门口,再到路上,接到邻居家,还继续向前扫。就这样,家家户户都在扫雪,一直到学校,出村口。

我也拿着小笤帚,稻草捆扎的那种,是大扫帚的缩小版的缩小版,跟在老爸的身后,装模作样地扫雪。

一阵忙碌过后,再看老爸,白白的鼻烟在空中飞舞,映着黑红的脸颊,还有那弯弯的眉毛,成了一幅动态的肖像画。老爸总不忘夸我,“你扫得比我干净”,夸得我咯咯笑。当时我真觉得自己扫雪最认真,而且扫雪这种活儿是离不开我的。长大以后才明白,老爸已经扫走了99%+,剩下的那一点小雪花,可扫可不扫的,很快就融化渗进砖缝中,土壤里。(上世纪七十年代,家家户户都用红砖砌路,没有水泥路的)

吃过饭,全家齐上阵,把雪堆到大树旁。老爸会趁机拿起铁锨,三下五除二,堆个大雪人。我赶快找来点儿黑煤,给雪人涂上眼睛。找个红萝卜,把缨剪短,做成雪人的鼻子。再剪点红纸,给雪人抹个大嘴巴,把白菜帮叶子撕成条,搭在雪人脖子上,就成了围巾。有时还用煤渣,做出个黄眼睛的雪娃娃。扫雪的事,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爸妈忙完了,跺跺脚上的雪,喊我赶快回屋。我搓搓比雪人鼻子还要红的手指头,一溜烟跑了回去。

雪天农闲,可是爸妈并不闲,剥花生,一边剥一边挑出粒大饱满的,留着春天播种。有时,还会找来细沙,炒花生,带壳炒。地锅烧火,我负责添柴火、拉风箱。老爸负责翻锅,铁锨抻到锅底,铲起一锨,翻扣在最上面。只看见细沙顺着花生壳四周滑落下去,只听见铁锨和铁锅摩擦发出的嚓嚓声,一锨,两锨……不知过了多久,老爸说“中了,不用再烧了”。我还是原地不动坐在那儿,看老爸翻花生,灶膛里的火焰逐渐降低,我知道花生快该出锅了。

接着是筛花生,用中等水缸口大小的筛子,顺时针晃晃,再逆时针晃晃,细沙漏下去,筛子里只剩下了炒熟的花生。然后,还要放在一旁晾,等完全凉透了,就可以吃了。剥掉花生壳,搓掉红色花生皮,花生仁微微发黄,放进嘴里嚼,又焦又脆,满口溢香。爸妈还会变戏法似的,拿出几个桔子,姊妹几人,等量齐分。在那个年代,冬天能吃到桔子,真是的好知足。

玩雪,炒花生,听夸奖,成了下雪天的标配。


02

透过窗户向外看,嗬,好大的雪,房屋、树木戴上了厚厚的白帽,草地披上了白棉被。路上,竟然也积下了厚厚的雪。这可是今冬第一次积下这么厚的雪!喜!

怎么去上班呢,如是往常我会首选公交出行。现在疫情严重,前几天隔壁小区确诊一例,他来回路上还是坐的公交。愁!

开车上路,车辆稀少,专找碾压多的车道走,因为糖雪车轮不打滑,最好是能漏出柏油路面的,可惜没找到。开到立交桥下,我心里觉得可踏实,因为路面无雪,最多有点积水。每当看到前方红灯时,松开油门,让车慢慢地滑行过去,因为担心刹车打滑。遇到绿灯,觉得自己好幸运,可不用踩刹车了。路上没见一辆公交和出租,也没见铲雪车和清道工。

就这样,一路30码,来到单位,长长舒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方才回归原位。

熄车时,才看到前窗玻璃上,一点一点的水珠,晶莹剔透,密密麻麻,比针尖大不了多少。噢,原来这是空中飞舞的雪花,落在车窗上的身影。开车高度紧张,紧盯前方道路,忽略了这些小精灵的亲吻。


03

延期开学,校园里安静极了,操场上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白茫茫一片,铺满所有角落。食指插进雪中,软软的,竟然没过了两个关节,足有三四厘米深呢。脚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如此悦耳。不忍心打扰这洁白的童话王国,我赶紧驻足。

树枝上也积了不少雪,变成了一根一根的银条,树叶上一簇一簇的全是雪,沉甸甸的。装饰树那大大的叶子也积满了雪,厚厚的,像大熊掌。雪给汽车穿上了厚厚的白皮草,还有一辆车就这身穿戴出门了,不解藏踪迹,白雪中可留下了它的形状。

梅须逊雪三分白,这么美的世界,我无法描摹,打算去重温那些名家名篇。

刺棱,刺棱,哪来的噪音?这么刺耳!

哦,隔壁小区开始除雪了,铁锹碰到柏油路发出的声音。立交桥上,工人开始撒融雪剂了。


04

我还是喜欢扫雪。想起了现在老家的院子,应该没法扫雪。因为全是土地,仅有的几块石板,还是间隔着,才连成了大门到屋门的小路。

前天立春,这也是春雪,从昨天中午开始,由小冰雹到小雪花,整整下了一夜,才有北国特色。就这让这春雪自然而然的消融吧,喝上雪水,移栽的葡萄、桂花、核桃,就能生根发芽,不生病虫害。喝上雪水,院里的土壤会更加松软。喝上雪水,野草又该探出小脑袋。那又怎样,茅檐低小,满院荒草,白发翁媪,继续薅草呗。或许,果树能压住野草哩。

如果能回去,我想我会把雪弄到树根旁,或许再堆个雪人,滚个雪球……

落款时间,脑海中又浮现一个场景,正月十五雪打灯,老爸骑着二八自行车,带我到碧沙岗公园看灯盏。

瑞雪兆丰年,期盼风调雨顺,希冀亲人安康!


2020年26日,正月十三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598.html

标签: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