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菜角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08 浏览:159
导读: 炸菜角 今日立春,窗外阳光灿烂,碧空如洗,儿子坐在飘窗上拼着乐高没有抬头问了我一句:“妈妈,病毒什么时候走啊?我想出去玩儿”。是啊,病毒什么时候走啊?我也想知道,全国人民都在找答案啊。我只能每天用同一个答案回答他:快了,快了。儿子小嘴一撅:那你给我做好吃的。好吃的?什么算好吃的?额……,...

炸菜角

今日立春,窗外阳光灿烂,碧空如洗,儿子坐在飘窗上拼着乐高没有抬头问了我一句:妈妈病毒什么时候走啊?我想出去玩儿”。是啊,病毒什么时候走啊?我也想知道,全国人民都在找答案啊。我只能每天用同一个答案回答他:快了,快了。儿子小嘴一撅:那你给我做好吃的。好吃的?什么算好吃的?额……,你看着做吧,只要好吃就行。好吃……,好吃……,我使劲儿想什么算好吃的,奇怪,怎么想到的都是儿时的吃食呢?炸菜角!对,就是它!

炸菜角  生活感悟  第1张

说干就干,翻冰箱找食材,摘韭菜打鸡蛋,烧水烫面,擀皮儿包馅儿。小火热油,溜边儿下锅,走起……,黄橙橙金灿灿的菜角端上餐桌喽。诶,面烫多了怎么办?馅儿不够了。有办法,包糖,炸糖糕。不是还有煮红薯吗?搅拌成泥和到面里炸红薯丸子。一通操作,一面三吃,炸菜角、炸糖糕、炸丸子。菜角做的最成功,糖糕炸的有些硬,丸子呢,怎么都弄不圆润,下锅一炸,浑身抻着刺,儿子给它起了个特别贴切的名字“冠状病毒小丸子”(此处省略n个捂脸的表情符号)。

不管怎样,孩子们吃的挺开心,而我这个在ta们心目中不会做饭的妈妈,今天也算是用实力挽回了些面子。其实,这功劳应该归功于我的婆婆,结婚后婆婆知道了我爱吃带馅儿的食物,于是经常蒸包子炸菜角,我在给她打下手的过程中多少也掌握了一些要领,但作为主厨,而且独自操作完成所有程序还是人生第一次。看着桌子上的摆盘和俩孩子的吃相,我自己都陶醉在了自己的厨艺里。拍照发给婆婆,意料之中得到了她老人家的夸奖和鼓励,当然也免不了耳提面命一通下次再做的注意事项。估计是看到了我的潜力,有心要把她一身的面食技能传授给她唯一的儿媳妇。

说实话,我对厨房那些事儿不是很在行,当然,我知道工作忙不能算作理由,撒切尔夫人还能给孩子做出顿顿美味呢。这个春节因为病毒让我们所有人都很艰难,举家蜗居无法出门。但也因此找到了久违的烟火气息,陪孩子玩游戏做手工,逛书架读闲书写小文。放轻松,谁的一生还不摊上点儿事情呢,武汉也是,国家也是,都会过去的。

今日立春,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同样,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炸菜角  生活感悟  第2张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616.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