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武汉!加油,自己!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10 浏览:196
导读: 加油,武汉!加油,自己! 前两日一场小雪后,这两天终于陆陆续续露出了温煦的阳光,似乎阳光会驱散阴霾,好的心态也会让自己快点好起来…… 加油,武汉!加油,自己! 一、隔离在...

加油,武汉!加油,自己!

前两日一场小雪后,这两天终于陆陆续续露出了温煦的阳光,似乎阳光会驱散阴霾,好的心态也会让自己快点好起来……

加油,武汉!加油,自己!

一、隔离在清丰

今天已是我和老公在家自行隔离的第4天,其实不然,说起来也已是第14天了。今年是我们结婚的第二年,大年初二原本是要回妈妈家走亲戚的,但是春节期间突然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将一切的可能性全部斩断,自那天起,我和老公也被隔离在了大姐家。阴历十一从清丰县回来,今天是十六,所以算起来,我和老公已经在家被隔离了整整14天。

二、大姐家被封

初二在家先是被告知不要乱走动,出门要带口罩等,后来,初三那天濮阳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后,我跟老公还有大姐一家人几乎被封闭在家中不许出门,原因是濮阳新增那1例就处于我们老家“阳邵镇”,且患病者因在镇上开了服装店,接触的人多而乱,所以我们知道后内心也惶恐不安,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虽仅仅在家呆了一天半的时间,但是我们也确实去街上转了一圈并买了年货,想想那时自己也真是后怕不已。

第一天,姐姐的小区物业便开始统计“阳邵镇”返乡人员,我们如实登记;第二天,法院工作人员再次登门来确认信息,并告知千万不要出门;第三天,物业工作人员便在门口贴了“警告”,门上贴了“封条”:“阳邵返乡人员”不得出入!

三、发烧风暴

被封的第二天,大姐家的二女儿小禾便开始由之前轻微的感冒引发了咳嗽,大姐情急之下出了门,但是因为小区门岗听出大姐说话是“阳邵”口音,所以不让外出小区,于是大姐便回来了。那天,大姐在家找了止咳糖浆和双黄连口服液等药给小禾喝,直到第四天,小禾还是不见好,下午便开始发烧37.3,情急之下,我和老公又出了门,因为我老家在焦作,也一直讲普通话,所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了门岗,但当我到达小区门岗时,自己竟也被告知不让出去,因为那时整个小区都已经封闭,不管什么原因,一律不得出门。

我和老公记得之前在小区超市买菜时旁边有个小门诊,所以我们赶过去,敲了窗户,给小禾取了些感冒药、咳嗽和退烧药,同时也顺带为自己拿了些治嗓子疼的药,因为那时我已经觉得自己嗓子不舒服了。回到家后,小禾已经躺在大姐的怀里哭闹了,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发烧至38.1,我和大姐、姐夫都吓坏了,这个度数对一个三岁的小孩来说恐怕吃药是不行了。本想送孩子去医院,但因为我们老家在“阳邵镇”,如果去医院的话,估计一家人都会被隔离,除此之外,万一孩子是普通发热,到了医院后,细菌、病毒很多,说不定会被真正感染新冠病毒……容不得细细考虑,于是我和老公便又去了那家小门诊,看看能不能给孩子打一针退烧针,门诊医生询问我们最近是否出过门,然后又以在特殊时期、窗户太小,不方便打针为由,给开了一剂中成药,让通过孩子肛门推送到体内,若三个小时内不退烧,必须要立马打电话送医院,不能再拖。到家后,姐夫给小禾推了药,便带孩子去睡了。至此还好,这次“发烧风暴”算是过去了。

四、感冒、咳嗽相继而来

一天又一天,自从初二开始,我天天陪着小禾玩,一起看动画片、画画、捉迷藏、摆积木……所以除了她爸妈之外,我成了她心目中最爱的二妗妗,“地位”也远远居于她亲姐姐和舅舅之上。小禾在推了两剂药后不发烧了,但依旧还是流鼻涕、咳嗽,而此时,我也由之前轻微的嗓子疼演变成了咳嗽和感冒,开始了一日三顿药的生活,在我吃了两天药还不见好的情况下,老公接着重感冒,大姐也开始感冒、头疼,姐夫也说嗓子疼,只有姐姐家大女儿昕昕还算健康。我、老公、大姐、姐夫接连开始吃药,一天、两天、三天、四天,我们都不见有任何好转,大姐开始担心:是不是此次感冒并非普通感冒,为何会传染性这么强?平时身体素质那么好,一年都没生过病,为什么这次病了三、四天还不见好?但是我们担心归担心,因为不能外出看病,所以只有在小门诊拿药,回家后自行隔离,那几天我们一家人也时不时地量体温,生怕出现发热的症状……

五、返程风波

24日早晨,我们看到郑州发布了第8号通告:《今起返回驻地需居家隔离,省内7天、省外14天》,看到这则消息,我老公心急如焚,因为他们单位早已经通知上班,只是因为暂时被隔离在姐姐家,而没办法回去,如果回去再被隔离7天,到时候上班的时间岂不是要再往后推迟?于是老公开始托关系打听小区能不能外出、车辆是否限行、清丰的高速能不能走等一系列问题,我和老公去小区门口的物业咨询相关问题,他们只说了一句话:“可以出去,但是出去后就回不来了,你们好好考虑。”于是,我又强忍着咳嗽,向门口法院执勤的人员咨询相关问题,他们说,最近濮阳确诊了4例病情,有1例是阳邵镇的,2例是清丰县的,所以如果必须要返程上班就早早收拾,趁着中午之前走,下午清丰县要封城,最少封7天,到时候哪里也去不了。但对于高速是否通行,他们也不确定。

八点到十一点,大姐打听到清丰的高速拿身份证已经不能走了,车辆通过必须要有“通行证”,但“通行证”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于是我再次去咨询法院工作人员,在给当地法院的主任打过电话后,我们也意识到从清丰走得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通行证”只有公务用车和领导的车才能办理,像我们这普通车辆是办不下来的,张主任建议我们不用返程工作,疫情面前,大家都知道情况,所以领导肯定也能理解。然而,我们害怕封城7天后,如果还是不能返程,到那时候就麻烦了……

姐夫托人打听清丰车辆是否限行,老公开始打听濮阳告诉能否通行,在还不能完全确认能走的情况下,我们决定先试一试,如果真不能走,就等到晚上再翻墙回来。于是老公出了小区,步行去二姐家开车,我在家收拾东西,等他回来就出发。中午12点多,收拾好行李后我们两人似破釜沉舟般离开了小区,踏上了返乡的路程……

我们在去往濮阳最近的一条大路上,行驶了20多分钟,一路上只稀稀拉拉地见了三两辆车,路上几乎没有步行的居民,别说大过年的,就连普通的日子,也没见过路上如此凄凉。在通向濮阳市的一个十字路口,只见前面有警车和人群横拦在马路中间,他们有的身穿白色防护服,有的衣着荧光绿外套,还有的身穿便服,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我老公停下车,他们便前来询问情况,那人说,濮阳的高速是没有封,但是这条从清丰去濮阳的路已经封死了,劝我们返回去在家呆着。我跟老公不死心,心想“条条大路通罗马”,这条路不行,我们就再换一条试试,于是我们原路返回,又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在路上时,大姐发了一条微信:我们带着小禾先睡觉了,钥匙给你们俩放门口了,走不了的话就赶紧回来,白天人也不多,回来后直接开门。看着大姐的微信,我俩的心情更加忐忑不安,然而紧接着迎面而来的就是第二次拒绝,这次的值勤人员也同样告诉我,此路不通,要想去濮阳的话,就试试北边的路。于是我们再次折道而返。

第三条路,我内心更加紧张了,一边开玩笑说,如果走不了,就当出来放风了,再不济也可以趁着大路上没车,让我练练手,另一边我也认真听着导航,用眼睛注意着前方的路。来到高速路口,只见前面停了一辆警车,一辆面包车,我依旧戴上口罩,强忍着咳嗽,下车后,敲了面包车的窗户,窗户摇下来之后,那人问我干嘛:

你好,我们要返回中牟上班,能上高速麽?”

“你们从哪里来的?”

“清丰县”,

“那怎么不从韩村那里上高速?”

“那里需要通行证,上不去。”

“这里也需要,你们走不了”

“麻烦您了,我们真是要回去上班,回去还要隔离7天呢,不然太耽误工作了。”

“那你们走后就不能回来了,要想清楚了。”

“嗯嗯,我知道。”

“郑州那边外地车牌下不了高速,你们最好提前联系一下,要不就给你们封高速上了。”

“嗯,知道,我们去中牟,已经提前联系过了。”

“那你们走吧,拐了这个弯就上高速了。”

“好的,谢谢您了!”

我上了车,长舒一口气……终于,一波三折,我们踏上了返程的高速。

六、回家坎坷

上了高速后,我赶紧和大姐发消息:“姐,我们上高速了,放心吧!”接着又赶紧和二姐、嫂子报平安,并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到家了就会第一时间和他们联系。

平时三个半小时的高速,我们走了2个小时就到了,因为我们一路上见到所有的车都不及10辆,真可谓是“一路顺风”。但是我们在中牟大孟镇那里下高速时,又遇上了麻烦。

“你们从哪里回来的?”

“濮阳市,清丰县。”

“身份证拿出来看看?”我老公小心翼翼地递上身份证……

“不行,外地人和外地车牌都不能下,你们还是回去吧!”

“中牟不是可以下高速的麽?我们家是中牟的,长年在这里上班。”

“不行,你们真不能下,我们也是根据上面的通知办事情。”

“单位开个证明行么?我们现在是回也回不去了,濮阳高速只能上,不能下。”

“开证明也不行,我们也没有办法……”

“那我们能不能把车先停到这里?待会儿我们联系完再决定?”

“行,把车停那里吧!”

惊慌失措,惴惴不安……

早上联系中牟的朋友还说能下高速呢,现在又不能下,这该怎么办?

进退两难、身心俱焦……

老公开始给单位领导和同事一个接着一个打电话,我内心焦急万分,感觉自己的体温和血压都要升高了。30分钟后,大姐视频来问我们的情况,赶紧挂掉手机,不想让他们担心,40分钟后,单位领导又打来电话,单位已经派人开了证明,开车来接我们回去。于是,我们焦灼不安的心才暂时安定下来……

确定了以后,我赶紧给大姐回了电话:一切顺利,不用担心,到家后再联系。于是我们开始下车填写相关表格:姓名、年龄、性别、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以及手里联系方式,除此之外,还要手写承诺:回家后自行隔离七天才可以上班。

老公单位人到后,拿了两份单位证明,在签了字后,便一路开着双闪带我们进了县城。

来到小区门口,又免不了得被再三询问,在一一解释完并填写了表格后,我们去门口超市买了两大兜菜,准备好了七天的粮食,我俩便上楼了,到家已将近七点了。

七、隔离在中牟

今天已是我和老公在家隔离的第4天了。4天里,老公下了一次楼,因为单位人手不够,通知要去老县城执勤,老公拿了身份证和前几天开的单位证明,但是十来分钟后,他又上来了,小区管理严格必须待够七天才让出门,其实我们也能理解,在给单位说了缘由后,我们便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去过,一天量两次体温,准时报给物业。

年前四个孩子在家里住,床单、被罩啥的都没来得及收拾,所以这几天我除了做饭就一直在收拾家务、打扫卫生。老公挪沙发拖地时,不小心碰到了家里的网线,结果家里现在也没有网了,昨晚心血来潮,跟老公在家做了凉皮,还不错,挺成功的。

今天给大姐视频,询问了家里人的身体情况,大姐说小禾和他们的病都好了,我俩很开心,并告诉大姐我们的病也好了,让她不用担心。其实,自己最近还是会时不时地咳嗽,特别是在晚上,最近每天晚上睡觉时我都会莫名其妙地咳嗽十来分钟,只是我真的不想再吃药了,十几天都不见好,内心有焦急、有担忧更有害怕,在这特殊时期,每天打开手机就是全国新增病例20003000人,河南省新增病例70100,再想想自己:一年都不怎么生病的我,年前得了流感,持续吃药差不多有半个多月,刚过了年,现在又再次得病,想到这些,自己也难免会自怨自艾、胡思乱想。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午后,打开手机看到了微信公众号里的文章:《从确诊到康复,一个医学研究生的生死10》和《一个新冠肺炎“自愈”患者的独白》,看到他们得了新冠肺炎后,自己如何镇定自若地应对,又是如何一点一点慢慢康复的过程,我内心的愁绪也渐渐随着阳光飘散而去,我告诉自己要坚强、要乐观、更要打起精神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今日,我突然想到了博客”,于是再次动笔写下了这篇“杂记”,只想记录一下这个非同寻常的春节,将那些点点滴滴的回忆收藏在自己内心那个小小的匣子里,待将来哪天闲来无事,也可咀嚼着自己的文字,将往事慢慢回忆……

最后的最后,只记下这一句话:加油,武汉!加油,自己!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19843.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