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直播”的一点思考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17 浏览:240
导读: 做“直播”的一点思考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作为老师的我“有幸”成为了一名网络直播。先不说直播热度高不高,“粉丝”喜不喜欢,就看着天天起早贪黑忙着备课的我,天天被家人说成“工作狂”的我,都快要被自己的精神感动了! 按照校历2020年2月10号是学生正式上课的日子,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

“直播”的一点思考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作为老师的我“有幸”成为了一名网络直播。先不说直播热度高不高,“粉丝”喜不喜欢,就看着天天起早贪黑忙着备课的我,天天被家人说成“工作狂”的我,都快要被自己的精神感动了!

按照校历2020年2月10号是学生正式上课的日子,但是由于疫情的影响,接上级要求全国的学校推迟了上课时间。本着“停课不停学”的原则,我们学校通过钉钉视频会议给所有的老师进行了网络教学安排,接到任务的老师内心是不安的,因为网络授课对于所有的老师都是新事物,当然我也不例外。从接到任务起,我就像打了鸡血,每天忙着备课,试播,集体教研和二次备课,尤其是第一次上课前,我就像上考场一样心跳加速,我现在回想起来原因有:第一次进行网络授课,对陌生事物的紧张情绪;害怕遇到网络技术问题不能很好的解决,而耽误了上课进程;第一次这样上课,对孩子做不到面对面的监管,关注不到孩子的上课状态,担心学生的学习效率难以保证而感到焦虑……教学方式的改变加上心理负担常常使我晚上失眠,白天父母做好饭,也是随便吃点,没有食欲。

由于为了高质量完成教学任务,我每天都是坐在桌子旁边备课,磨课,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几天下来,腰、颈椎疼的老毛病又找上门来,这又招来了丈夫心疼的抱怨,说我工作太认真了,只要一工作就啥都忘了!初听到这时,我还埋怨丈夫的不体谅,但现在回想起来,也确实有点愧对丈夫。

2019年12月6号,我的爱人在教学过程中因运动剧烈跟腱断裂,他自己一个人忍痛在医院里躺了一夜,到第二天才告诉家人,原因是害怕家人担心,因为他的工作地点距家很远,交通也不方便。突然间他成了一个躺在床上不能自理的的,这对他和我都是一个打击,而在他住院的半个月里,我也就请了2天假去照顾他,不是我不想去照顾他,只是我心里还是放不下班里的55个孩子,因为我是班主任,虽说他像是开玩笑似的说我心里只有学生不顾家,但是我知道他还是心里是不开心的!

终于等到了放假,想不到的是从考试结束的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发烧,但是第二天发着烧的我依然完成了网上评卷任务,当天没来得及回家我就带领学生参加了假期研学活动,这一去就是5天。研学结束我又开始发烧,接着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打了5天的吊瓶,没过两天又开始发烧,这样一来不要说我照顾他了,又给他添了不少烦心事。还没有闲下来,就开学了,对于还不能下地走路的他,他抱怨几句我都忍了下来,在他最需要人的时候我却没在他身边陪他,我的内心是有歉意的!

在家工作的这几天,我做了深深的反思,作为一个妻子我没有做到应尽的义务,终会得到谅解,但作为一个老师必须做到我应尽的责任,因为在国难面前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是为国家做的最大贡献!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0015.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