烩面中的童年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2-21 浏览:185
导读: 昨半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因疫情缘故,隔绝近一个月了,外面的饭店也都关上了门,想吃什么也难寻觅得到,而我最喜爱的烩面也不相见许久了。 于是,翻腾出手机,搜寻到了去年写过的一篇文章,随手丢在了朋友圈里,没想到竟勾起了诸多同味相连的馋虫,想必这些朋友与我一样钟爱烩面吧。有的朋友说四厂边...

昨半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因疫情缘故,隔绝近一个月了,外面的饭店也都关上了门,想吃什么也难寻觅得到,而我最喜爱的烩面也不相见许久了。

于是,翻腾出手机,搜寻到了去年写过的一篇文章,随手丢在了朋友圈里,没想到竟勾起了诸多同味相连的馋虫,想必这些朋友与我一样钟爱烩面吧。有的朋友说四厂边上的一家甚是美味,还有的说伊河路上的也不错,也有的说科学大道高速口的烩面有味道,再有的说荥阳的回响烩面,更有的说上街区一家兴隆烩面味道极是鲜美……

说起烩面,总能把思绪扯得远远的,一直远到我的童年。

大概也就是我八九岁的光景,三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很兴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培训和考试都是在乡政府所在地堂李,对于数学成绩不好,而只能待在村山坡玩耍的我来说,堂李只是梦中一个神圣的地方。

堂兄数学成绩好,每年都被选为奥品匹克种子队员到堂李进行培训,而烩面也是从他的口中次次得知,因为每周末他去堂李培训回来都要找到我对我说起吃烩面的美好经历。

他说,“堂李有一家饭馆,叫——白记烩面。吃着不赖。”

“啥是烩面,哥?”我还能想象出自己那下里巴人般追问时的模样,表情中一定充满了向往和呆愚,要知道那时候的我,过年也不一定能够有一双新鞋穿,提拉着千层底就是最幸福的骄傲。

“烩面啊……”堂兄脸上露出幸福的内容,沉浸在了回味当中,“像面条吧,也不是,那种面宽宽的,长长的,吃起来可筋儿,一大碗”,恒停下来,似乎处于一片回味当中,继续说道:“碗里还有牛肉块,红色的牛肉,这么大的块儿”,说着还用手比划着给我看,瞅他的比划,甚至比老墙上掉下来的土坷垃还大的多,那该是怎样的香喷喷的牛肉啊!过年也吃不上牛肉的我当然只能靠想象品味牛肉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美味。

“还有那汤,飘着一层油,可中喝,可香了”,说罢,恒将舌头又在嘴唇上转了一圈,似乎那中午的油水还残留在嘴角,“那碗,比咱们在家里吃捞面条的碗都大,大概得有这么大”,说着,又比划了比划,我看着堂兄满面红光的脸,觉得就像是在对视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烩面。于是,烩面在我的脑海中被一次次勾画、想象:“大大的海碗,宽宽的大面条子,盛满了大牛肉块,油哄哄的汤水,冒着阵阵哈气,香味直扑面鼻。

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什么时候能吃一碗烩面啊!

当然,后来终于吃到了烩面,也的的确确好吃得很,但要跟恒所描述的、与我当年想象中的对比,还总是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但,无论如何,烩面终究成了我最好的那一口。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0168.html

标签: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