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庚子年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3-03 浏览:142
导读: 不一样的庚子年 二七一幼 丁楠楠 二零二零年是庚子年,其实到现在还有种难以置信,很难想象,原来我们已经自行隔离了三十多天了,年前大概是二十八去买的口罩,当时是因为初一要来郑州值班,想着可能会用到,...

不一样的庚子年

二七一幼 丁楠楠

二零二零年是庚子年,其实到现在还有种难以置信,很难想象,原来我们已经自行隔离了三十多天了,年前大概是二十八去买的口罩,当时是因为初一要来郑州值班,想着可能会用到,所以就买了两包口罩,现在想想,口罩还是买少了,当时买的八块一包,现在口罩不仅需要预约,还难以约到。初一坐大巴来值班,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大概快到郑州了,司机师傅接了一个电话,说大巴停运,让他到郑州之后,想办法坐最后一班车先回去。当时我就很焦急,没想到会那么的严重,大巴都要停运了,难道我要滞留在郑州了吗?好在第二天接到通知,值班制度暂时取消,外地人员不用值班,正在值班的可以订票回家了,于是我就赶紧订票,然而订票过程也是一波三折,最终终于抢到了一张高铁票,在去高铁站的路上,发现人流已经十分的少了,地铁的工作人员都开始测量体温,因为着急赶车,我跑着去的地铁站,导致体温比正常的要高一点,地铁人员还专门又给我测了两遍,我解释说赶车,所以路上跑了一阵,地铁工作人员才让我过去。后来想想也是搞笑。就这样我一路奔波的跑到郑州,值了一天班,有着急忙慌的赶回家,老实讲,有点向逃荒。高铁上,有一对夫妇因为没戴口罩,被工作人员教育了一通之后,给她们送了两个口罩,最后有惊无险的到了亳州,我爸去开车接的我,我爸说家里已经实行交通管制了,幸亏我回来的早了那么一会。

在家时,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拉开窗帘,望向窗外,看看外面有人没有,然而每天都一样,几乎没有行人,看到手机上关于疫情的新闻,看到每天的感染人数的上升,心里不由的默默的祈祷,祈祷这场疫情能够早点过去,祈祷我们能早日恢复正常而忙碌的生活。所幸在全党全国人民的恳切盼望之下,在我们无数的医护和科研人员的努力之下,在我们各级政府的带领之下,终于在二月下旬情况有所好转,这真的是最好的消息了。虽然情况好转,但是也希望我们能够早日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

其实大自然是最公平的,此次疫情更是告诫我们,要学会和大自然中万事万物和谐相处,大自然没有我们可以正常的存在,而我们离开了大自然的庇佑,恐怕将一无所有,我们赖以生存的一切都是大自然提供给我们的,如果我们依然肆无忌惮,随意破坏大自然,那相信下一次的“惩罚”也许会更加的猛烈,百因皆有果,大自然本来是一个很和谐的生态圈,但是因为我们人类的干预和破坏,很多生态圈已经打破了原有的平衡,所以导致沙漠蝗虫在肆虐、很多动植物的灭亡,这些现象不是偶然的,都是因为太多人只注重经济利益,而破坏了太多本来的这些动植物赖以生存的环境,现在灭绝的是它们,那谁又能保证,在这样无休止的破坏中,下一个灭绝的不是我们人类呢?所以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学会敬畏自然,保护自然中的一草一木和所有的野生动物,和他们和平相处,从而和谐共生。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045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