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周末时光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3-30 浏览:255
导读: 向往——周末时光 每一个周日的上午,是儿子可以休息的时间。 每个周末的上午,我几乎都会把儿子拽出家门,到郊外去转一圈。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乡下的孩子,一个在郊外游玩的孩子。...

向往——周末时光

每一个周日的上午,是儿子可以休息的时间

每个周末的上午,我几乎都会把儿子拽出家门,到郊外去转一圈。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乡下的孩子,一个在郊外游玩的孩子。

与其说是带着他出去散心,不如说是牵着自己的童年去散步。

记忆里,有一个黄发垂髫的黑瘦小妞,总喜欢一个人到“大堤南”的草泊里去放火、放羊、割草、抽茅叶的嫩花吃。

为什么喜欢点草,那是因为冬天的夜里实在太冷,如果不是有一只猫和一只狗的陪伴,我想,我的童年应该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回忆的事情了。

抱着猫,把脚抻在狗背上,就这样甜甜地暖暖地入睡。

猫叫义王,狗叫欢欢。

义王在小村拆迁时遇见了他的公主,它们相恋了,它们在村西一所年久失修的瓦屋里结了婚,生了子,我日日的千呼万唤还是没有挽留住它,在那样一个初夏的黄昏,它带着一家老小钻入无边的麦田里,再也没有回来。

欢欢吃了抹有“三步倒”的毒肉,暴毙而亡,一家人像哭离世的亲人一样给它送葬。

所以,当有人问我,你晚上能睡得着吗?我总是说,一上床就能睡着,而且睡得很香。因为,我现在的床就是义王、欢欢和我的床——温暖如初,留恋依旧。

只要有时间,我就会跑到野外去找寻惊喜。我的心里总是想着,不定什么时候就能遇见义王。

所以,我想,带着儿子去田野里找寻的应该是童年的那份美好的记忆,也因此想让儿子在我离他而去后的岁月里能找寻到我和他在一起度过的最惬意的时光。

我拿着打火机,点起一团火,我们笑着,我一直在说着我的童年故事

我教他怎样能把火快速地点起来,我教他用柳条做弓箭,我教他认识野菜,我和他一起捋榆钱,摘椿芽……

这就是童年的我,茅草被我点着了。熊熊火苗向着天纵情欢跳,如生命中的那份冲动的好奇一样,总是要在合适地时候烧一把的。

我就站在火的旁边,任它烘烤着我的脸庞,我的被寒冷冻皴裂的手背,还有冰凉冰凉的阔腿棉裤。

我就这样呆呆地站着,直到火苗追随着风,渐渐地向前烧过去,给我开出一道黑魆魆的软绵绵的道来。我踩在草灰上,聆听着枯草的灵魂在伸懒腰的声音——就要苏醒,春就要来了。

是的,我在等待着春天把茅草叫醒,我就有了好吃的美味了。

回过神来,我们正在一片桃花林里穿行,见着两棵榆树,于是就去捋榆钱,他一袋,我一袋。

我们又挖了两袋野菜,还有几颗瓜蒌苗,满载着一车的清爽回家去了。

回家去,我给你蒸榆钱馍吃。

儿子又坐在了他的桌子前,埋下头来写起作业来了。

我先把这份喜悦报告给母亲,母亲说,你爸喜欢吃,我在家等你啊。

于是,我把其中的一袋榆钱收拾干净,走着路去给母亲送。

我把剩下的榆钱洗干净,蒸了一大锅榆钱馍,趁热吃了一个,心里又想:这是多么稀罕的东西啊,也让儿子的爷爷尝尝鲜吧。

又把野菜择了,又蒸了两锅野菜,心里想着:都给儿子的爷爷送去吧。

第二日,儿子的父亲做着公交车去给老人送野菜、送榆钱馍,还有一只椒麻鸡。

这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提着瓦罐去给看瓜的爹送饭的情景。

我想,这一点童年里的期盼就是一个人心里那永恒的善念吧。

童年每时每刻不在滋养着成年的我们;童年又无时无刻不在抚平我们渐渐老去的忧伤;它就像我们一辈子要找寻的“诗和远方”那样,永远在路上,永远都是希望,但却好似再也找不回了。

就像儿子三年的高中生活那样,时间都被知识压榨着,人,几乎成了知识的奴隶,几乎再也找不回那儿时的纯真了,可是,那悦动的精灵却在这苦痛中拉扯着你,和你一起在漫漫黑夜中跋涉,只为吃尽苦头的后的馈赠——攀登上天梯,在适合自己生存的那方天地里抽丝剥茧,完成蜕变。

细想,谁不是这样在过日子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1203.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