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3-31 浏览:102
导读: 门 时隔两个多月,终于光明正大地立在了父母家的小区大门前,“是扫这个二维码吗?”心中仍怀有丝丝忐忑。 终于站在了父母家门前,右手伸向那扇熟悉又亲切的灰蓝色铁门,又是熟悉的“咚咚咚”声。终于等来了这一刻,终于可以摘掉口罩,在家里和亲人欢聚一堂了。一脚好好刚刚进门就听到了...

时隔两个多月,终于光明正大地立在了父母家的小区大门前,“是扫这个二维码吗?”心中仍怀有丝丝忐忑。

终于站在了父母家门前,右手伸向那扇熟悉又亲切的灰蓝色铁门,又是熟悉的“咚咚咚”声。终于等来了这一刻,终于可以摘掉口罩,在家里和亲人欢聚一堂了。一脚好好刚刚进门就听到了母亲那句慈爱又饱含期待的—“敏,回来了!”客厅里父亲熏过的艾草香依旧浓郁,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环视熟悉的房间,心中不只是激动,不只是兴奋,心情有点儿小复杂。为了这两道门的跨越,为了两个多月的焦灼与盼望。

中间,我回来过两次。第一次,是正月初三。当时,疫情刚刚深向人心,各个小区也刚刚实施封闭管理,人们纷纷自觉地戴上了口罩。那天,外出办事儿经过这里。于我,这里有着不可名状的、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也就不由自主地做了短暂停留。纷纷约了妹妹和嫂子,我们在平日里常去的健身公园走了走,也顺便了解了家里的近况,特别是父母的。其间,还和父母通了电话,只记得当时母亲很是怜惜地问:“你不来家吃午饭?”深深感觉出,母亲分明知道答案,清楚我是进不去那道门的,母亲不多的话语里有想见又不得见的无奈,更多的是对近在小区门外的女儿的怜惜。

万众一心,共克时艰,疫情缓缓向好。得知父亲每天都要走出小区,到外边溜溜弯儿锻炼身体,对家人的想念再也按捺不住了。三四个星期前的一个下午,我再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村庄,之前和父亲约好的,陪父亲在小区外边溜溜弯儿。那天,很是惊喜,在父亲的极力劝说下,母亲也一同出来了,那是“疫情”以来母亲第一次迈出小区那道门。其实父亲就一句话,也很简单:“妞回来了,你不一块钱的出去转转,见见妞儿。”那天下午,我们同样去了家门口的那个健身公园。健身园里,看着初春新绿明媚的景象,父母很是兴奋,看到柳树主干上裂开的树皮,遇到在藕塘里清理枯叶园林工人,二老都要讲解一番,尽管我们始终戴着口罩。那天,母亲特别想让我回家里吃晚饭,说是要父亲找值守小区的工作人员通融通融,理由是父亲和人家熟悉。我明白母亲爱女情深,我更明白疫情期间的每条制度大家都要自觉遵守,每一道门都是保护所有公民的生命之门。我以回家晚了自己小区车位儿难觅为由,婉拒了母亲的疼爱,纵使有一万个不忍,与不舍。

夜晚的城市街道,较前段儿时间渐渐热闹了,明亮了,活泼起来了。此情此景,感慨万千,为这一刻的到来,更为“疫情”以来门内人们的坚守—不出门,不串门;门外小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辛苦值守—负责进出业主一一登记,一一测量体温,一一扫码。有时还需一一指导,一一解释与劝解。

从冬末到春深……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1232.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