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这份独属的光芒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4-11 浏览:302
导读: 01 叙事者·星火团,名字自带温度。实则也是这样的,不用暖场,瞬间刷屏,或叙事教育,或鼓励读写,或共忆往昔,或嘘寒问暖…… 看团长范老师日更《少年的情劫》,童年时的人名、趣事,记得一清二楚。心生佩服。 读文即读己,不由得在想:我的童年呢,好像什么也没有记住。是因为时间太久...

01

叙事者·星火团,名字自带温度。实则也是这样的,不用暖场,瞬间刷屏,或叙事教育,或鼓励读写,或共忆往昔,或嘘寒问暖……

看团长范老师日更《少年的情劫》,童年时的人名、趣事,记得一清二楚。心生佩服。

读文即读己,不由得在想:我的童年呢,好像什么也没有记住。是因为时间太久远了吗?

好像也不是,不就是那十年前的十年前的十年前的十年前吗?我也就是比范老师大了那么一轮儿两轮儿的。怎么他就记得如此清晰呢?

不解,我就问范老师。范老师答曰:“拿不准的时候,我就去翻看日记。”

一刻,我看到日记的宝贵,散发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光芒。

虽然指缝宽,时光瘦,但是,有了日记,带给范老师的就是美好的时光秀。这,是何等的宝贝,金不换银不换的级别。

那一刻,搜索日记,脑波转了一圈,又一圈,再转一圈……结果呈现:琐记不多,仅有的几本,也在屡次搬家中,不知飘落何方。

这就是我,笔耕不勤。可是,时光不居呀。

于是,我就成了今天这模样——没有了感受自己记忆的能力了——只剩下感受这回忆的苍白和无力了。

有人说,干一件事情,最好的时间是10年前,其次,是现在。

好吧,为了不再有这般煎熬,在自己还能写的年龄,就用文字记录那么点所见所感吧。如专家所说的那样,这等家长里短的文字,话题不热,内容缺料,势必无人问津,更别想着发表。概言之,这不是提高写作的好方法

这又何妨?

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老年教师(不求上进的心理面积好大哦)。几度风雨,几度心力交瘁,精力体力已严重透支。人生最好的年龄,都在校园中穿梭,俱往矣。今天,不数风流人物了,数数我爱的和爱我的人吧。拥抱这份独属我自己的光芒。

(当然,这纯属狡辩,狭隘的狡辩喽。专家讲的是写作,我絮叨的是婆婆妈妈。本不同框,更不在一个格局上。)

02

周二午后,回娘家。远远地,就看到老母亲坐在单元门前。瞬间觉得好开心,从心底迫不及待地连声数发:妈!妈!(虽然母亲不一定能听得到,但老人家看嘴型猜话语的能力可是不一般,我想她是知道我在叫妈。)

整个冬季,母亲都没有出过门了。此刻,看到一个望九之年的老人,一个半身不遂20年的老人,一个做过搭桥手术的老人,一位我爱的老人,能坐在室外晒太阳,那个画面给我太多的温暖,太多的慰藉。

是的,此时无声胜有声,只要母亲能维持现状,我就很满足。

母亲坐在小椅子上,慢慢地拨弄着眼前的小纸盒。这样活动活动胳膊也好!如果是以前,我又会说:“这没用,扔了吧。现在,我想通了,只要您高兴就好,喜欢干啥就干啥喽。虽然与您二老拆迁户、退休工的身份不符,全当锻炼了呗。

抚摸着母亲的手,还是那么长,那么瘦。想给她老人家剪剪指甲,妈说:不长。不剪。母亲还是那样,不想给我们添麻烦。母亲还是那样,喜欢留一点点指甲。母亲的指甲,还是那么硬实,那么漂亮。这绝对是弹钢琴的手。(弹琴不顺溜时,我常羡慕母亲这长长的手指。)

母亲伸手,去巴拉跟前的那把小椅子。哦,小椅子还是折叠的呢,圆铁腿,深蓝色,矮矮的,坐上去膝盖比椅子面还要高。嗯,就是那种小朋友的座椅。只是椅子面(压缩板)已经磨破了边,椅子腿已斑斑驳驳,记录着小椅子的年轮,方式还是如此独特。越看越眼熟,想起来了,这不是八几年我们在村里住时,我家的钢木家具嘛。好亲切哟!这还是老爸当年在面粉厂跑业务时,厂里发的呢。一张小桌,四把小椅,蓝色的腿,黄色的面,可好看,可盈人了。一家人,围坐一圈,叽叽喳喳。说的啥,全忘了。只记得很开心,很热闹。那时,老爸退而不休,老妈农耕不停,喂鸡养狗,还手编提篮到集市上卖。父母日子操持的红红火火。妈,您还记得吗?

楼上邻居经过,母亲还是热情地与人打招呼。邻居一句“坐得低不低”提醒了我,母亲也是坐了把这样的小椅子。我起身去找大点的椅子,在母亲的指引下,看到树下有把方椅。我双手拦腰把母亲抱起身,母亲还是那么配合我,嘴里说着:“坐那就站不起来了。”话语中有一些不好意思。我更难为情,竟然没有发现母亲坐得低,坐得不舒服。疏忽,愧疚。

大树下,母女俩。捋捋头发,按按肩,捋捋腿。不知道从啥时间起,母亲开始允许我这样的抚弄。静好,满足。

“CZ开学了没?名字记得这么准确,看来母亲今天认人很准哟。妈,您真棒。

我赶紧给母亲汇报:您外孙在家里上网课呢。母亲笑了,那么慈祥,那么暖心。

“他啥时间开学?妈的思维还是这么清晰,真好。

这就是我老母亲,只知道关心别人,唯独忘了自己。从年轻到现在,初心不忘,一如既往。

回屋,找出家姐给妈买的新鞋子,让老人家再试试到底是哪双不合适。给母亲换上,抱起来,把拐杖递到妈手中。我前按按后摸摸,问母亲哪里不舒服。老人家却一直说:合适。不换。不知道问题在哪,只好换上夏季的那一双比比。母亲还是那句话,合适。不换。没办法,只能让大姐试穿感受哪里不舒服。看到我执意要拿走去换,妈说:穿不完的鞋子,不换了,老麻烦。真是我们的亲妈呀,总是心疼儿女,总是怕麻烦我们。

和母亲聊家常,逗乐子,我演独角戏。因为母亲早已耳背,早已花。但母亲会时不时地回应我:嗳。”“中。”“好。偶尔,还会抬抬胳膊,挥下手。她总是竭尽全力,以此来宽儿女们的心,不让我们担心她。

(写不下去了,泪眼婆娑)


2020年4月10日,周五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141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