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黍花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4-12 浏览:439
导读: 傍晚时分,正在陪着老大写作业,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然然,然然......” 我开门,是对门的大姐,她一向性格温和,和蔼可亲,喜欢孩子们,有好吃的总会想起两个孩子,孩子们也都对阿姨很亲,每次阿姨回来,听到脚步声或者拿钥匙的声音,孩子们会很兴奋:“阿姨回来了”立刻放下正在玩的东西,...

傍晚时分,正在陪着老大写作业,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然然,然然......”

我开门,是对门的大姐,她一向性格温和,和蔼可亲,喜欢孩子们,有好吃的总会想起两个孩子,孩子们也都对阿姨很亲,每次阿姨回来,听到脚步声或者拿钥匙的声音,孩子们会很兴奋:“阿姨回来了”立刻放下正在玩的东西,隔着防盗门亲切的喊阿姨……她提着一袋爆米花,说是回老家的朋友送的,让孩子们尝尝,我连忙道谢,接过来,一股扑鼻的香气迎着袋子而来,其实对于在农村长大的我,这更是我的最爱,浓浓的香气中扑来的,更是童年的味道,老家的味道,儿时的回忆,记忆的闸门打开,思绪穿越时空给,回到了那个泥泞的静谧的小山村 ......

在老家,我自己小的时候(现在几乎没有了),这种东西的土命叫“玉黍花”,在村里,那时候隔三差五的会有去砰玉黍花的穿街走村的师傅,还不到村口的时候就会大声吆喝着:砰玉黍花了,一遍一遍的以招揽生意,吆喝声打破了小村庄的宁静,对于闭塞的山村,这是不常见的外来人,一来是看新鲜,一来是嘴馋,小孩子们呼朋引伴的在后面跟着,师傅每次都会把摊扎在村子的前门廊,那里挨着村里的一口古老的大池,是全村人挑水做饭的必经之路,还有一个供销社,这个中心地带人来人往,是村子的黄金地段,在这里生意也往往不错。

每逢这个时候,我几乎是留着口水跑回家的,开始央求母亲给砰一锅,自己带着玉米过去,一锅一块钱呢?倘若母亲同意,便是高兴的如过年了呢,倘若母亲不同意,便耷拉着脑袋,再次来到砰玉淑花的摊旁边玩,等待着意外的收获,当然,有时候人多,需要排队呢?这些家长大都是抵挡不过孩子的苦苦哀求吧!

技术娴熟的师傅会用一个升子量,这是老家最常用的量东西的工具,听母亲说满满一升是二斤,比秤还准呢,量好后放到一个椭圆形的铁的容器中,放进去的玉米不能太多或者太少,容器一定要密闭好,装好玉米后放到一个炉子上(有时候大人会要求多放进去一些玉米,这样可以多砰出来一些)炉子里烧着煤块,旁边有一个手柄,一切准备妥当后师傅开始用手搅动手柄,小心的掌握着火候,如果火候掌握不好,砰出来的的玉黍花是“哑巴”的,也就是不会开花,这算是失败的,要再重新砰一锅。

如果火候和时间掌握的都好,到一定时间,师傅会把一个铁棍状的东西插到椭圆形的容器的顶端,(现在想来,大约是锅里的气压达到一定的极限,正好能爆出香喷喷的玉黍花吧)另一端接着一个镂空的两米长的圆筒状的篓子,再接一个布袋来盛玉黍花,稍一用力便可“放炮”,炮声震耳欲聋,回荡在小山村,整个村里都能听到,这时候我们小朋友需要赶紧捂紧耳朵,怕这响声想离的远,却又想离得近多捡点从镂空的篓子处喷射出的玉黍花,边检边吃边往布袋里装,当然,僧多粥少,小朋友们有时候会抢会打架,吃完后眼巴巴的等着下一锅。

吃着想着,不觉我已吃了几大吧,回忆之门依然无法关闭,我已不是那个小山村缺吃少穿的燕子,却每每怀念小时候,在回忆中总能嗅到小时候的味道,我知道,自己想家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1459.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