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就抓住一点真切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4-16 浏览:278
导读: 此生就抓住一点真切 很晚了,朋友打来电话,说她心里很难过。 夜里十一点多了,不睡觉,难过啥呢? 一切的烦恼都源于她“太会讲课”。 疫...

此生就抓住一点真切

很晚了,朋友打来电话,说她心里很难过。

夜里十一点多了,不睡觉,难过啥呢?

一切的烦恼都源于她“太会讲课”。

疫情期间,区里组织老师上网课,她是第一批上榜名单。

讲完区里的网课后,她就成了区级网课评审专家,审教案和课件,帮助上网课的老师蹲点录课,直到审核过关。

再后来,又要她讲省里的网课,她就又开始通宵通宵地熬,赶课,就要找资料,备课,做课件,写讲课稿,终于盼到这件事尘埃落定,却还要帮着其他录网课的老师修修改改。

这不,她又在今晚接到了第三次的录课任务。她很想拒绝,理由很充分:她的颈椎膨出三根,旧伤摞新伤,有些撑不住了。

学校的领导向区里的语文教研员打报告,结果,事情变得有些麻烦了——学校要找一位老师代替她,可这位老师却偏偏给她打了电话,让她没法说出口——你就是代替我上课的那位老师啊!

所以,她在电话里诉说着自己的为难,几度哽咽。

我很庆幸自己有些老了。

也很庆幸自己曾经是学会计的,却教了20年的语文课,虽也能把学生教好,却还没有到达她教课的那种境界——她已经成为一位名角,而我还只不过是一位花匠。

在庆幸的同时,心中又有对她的同情和对正在老去的自己的伤感——自己就要走入“无用”的人群里了。纵有豪情壮志,却也抵不过时间的脚步匆匆。

她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说出你的真实情况来吧。你的颈椎我知道有多严重,那你也得让领导知道有多严重。你一直让其他老师给你上课,但你还有一个班,你每天还有很多班主任的工作,即使不教课,但学生的考试成绩这个最终结果还是要你来付责的。

她说,是呀!

扛下了这边的责任,还有那边的责任。

有时,我们就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是怎样的呢?骄傲,美丽,不食人间烟火,却又优秀到令人嫉妒。

就像一个人的灵魂跟现实的自己玩了一次又一次穿越一样,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徘徊、彷徨!

可是,台上的那个自己——光鲜靓丽到自己有时也有些认不出来了。

于是,在自我欣赏中,自己已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再也挣脱不了的叫作“名利”的牢笼,只得为了它继续伤害真实的那个自己。

可是,你却在一次又一次地疲累中看清了过往的人生和你将要你的人生去往的方向。

那么,人生中什么才是最真切的呢?

或许就像歌中所唱:

所有的自卑都需要安慰

虚荣的价格真的很贵

曲终人散了,听到了忏悔

一切还来得及,心生慈悲

……

或许就像林清玄所说的:

在落花的根部、在流水的源头,有一个有生机的清明的地方,只要我们寻根溯源,就能在那里歇息了——让我们听着心的闹钟吧!一跃而起,走向清净、庄严、究竟之路。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1606.html

标签: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