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之----农忙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4-27 浏览:263
导读: 童年的记忆之----农忙 周玉芬 许是年龄逐渐增长的缘故,越来越爱回忆童年的往事。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郑州人,小时候我们这一带还属于郑州东郊,隶属于管城回族区。我们村在附近还是非常有名的,因为地势平坦,有水田可以种水稻,有旱田种玉米、大豆、花生等作物,农作物种类丰富,有井水灌溉收...

童年的记忆之----农忙 周玉芬

许是年龄逐渐增长的缘故,越来越爱回忆童年的往事。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郑州人,小时候我们这一带还属于郑州东郊,隶属于管城回族区。我们村在附近还是非常有名的,因为地势平坦,有水田可以种水稻,有旱田种玉米、大豆、花生等作物,农作物种类丰富,有井水灌溉收成也比较好,被人们称为“风水宝地”。可是即使是这样的条件,在那个科技并不发达的时候,所有的劳作收获也基本上都是全靠双手来获取,谈起小时候的农忙季节,也是非常有感触的,像一部好电影,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中了。

那时一年中最忙的季节莫过于收麦子的时候,那一季水田旱田种的全都是小麦,每家都有好几亩地。早上四五点钟,作为一家之主的爸爸就开始喊大家起床去地里干活,即使是我这样还要上学的学生,也得在地里干到七点多,然后再回家吃饭上学。在我起床前,爸爸已经在磨镰刀,等我们都起床了,镰刀也磨好了。一家人走在去麦田的路上时,天都没有亮,摸黑匆匆地往地里赶。我总是没有睡醒就被喊起来,心里老大的不满意,也不敢犟嘴,走路时困意沉沉,走在村里坎坷不平的土路上,一脚深一脚浅,只想摔跟斗。

到了地里,大家一人把上几垄麦子就头也不抬的割起来。早上因为空气原因,麦子有点潮,所幸镰刀磨的都比较锋利,作为家里老小的我总是在路上就挑好了自己认为的最锋利的镰刀,妈妈总是用大家都挑剩的。割十几分钟可能感觉不到累,可是我们一干就是一两个钟头,顶多偶尔伸直一下腰,看一眼周围的人割到哪个位置了就算是休息了,谁也不舍得坐下休息。这个时候,镰刀也变得不那么锋利了,那腰疼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焦麦炸豆的季节,大家都是赶着在抢收,有时大正午的也不休息,这时天上太阳正火辣,虽然晒得厉害,但这时的麦子杆也是晒的最干燥的时候,镰刀轻轻一割就掉了,也是割麦效率最高的时候,虽然俩胳膊被麦芒扎得都是红点点,但是人们都还盼望着多干一些,因为越累,做的活越多,说明今年的收成越好,打的粮食也越多。

上学的日子,我都是干到七点就回家吃饭上学了,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脚步轻快,觉得上学是天下最幸福的事儿了,不用再干活了。如果遇到周末,我就没有这个特殊了,地里的麦子割完了,我们要一起装车,那时家家户户都是架子车,全靠人拉着才能动。看着装好麦子捆的小山似的架子车,总是感到前面的路好长好长。我力气小,爸爸主拉,宽宽的肩带往肩上一搭,闷头就走。我总是用一根绳子绑在车把的一侧往前拉,姐姐们在车后面用手推,一家子默默无语,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把车子拉到村里分给各家的晒麦场上。块儿大的田得拉好几架子车才能把所有的麦子都拉完,这样的机械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直到把地里所有的麦子都拉完。这样割麦子、拉麦子得持续好几天。

我们村有两台大拖拉机,每到农忙的时候,都是挨家挨户的拉着石磙碾场,轮到我们家的那天,家里的人就都带着工具在场里忙活。我们把麦子弄散捆儿均匀地摊在自家场上,看着拖拉机在场里一圈一圈地转,经过几个小时碾场,麦粒就都躲在了麦秸秆下面。我们一人一把大木叉把麦秸挑在场的边界垛起来,四周垛结实,这也是一个技术活儿,村里人还会用谁家的麦秸垛子垛的结实来衡量谁家的庄稼活儿做的好。脱完粒的麦子堆起来,趁着太阳好就晒,早上摊开,晚上收起,经过数天的曝晒,干燥的时候就可以装袋拉回家了。每年这个时候,我都是撑袋子口的人,看着一簸箕一簸箕的麦子装在袋子里,数一数今年又收了多少袋子的麦子,和邻居说起来的那种自豪感,真是总也忘不掉。

多少年过去了,随着粮食产量的不断增加,大型机械的不断普及,再后来割麦的季节,家里去地一两个人带着粮食袋子转眼就用汽车把麦子拉回了家,整个收麦季节一天就可以结束了。而今的我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再也不用种地了。可现在的我又想去找片地种种,每每看到人家院子里种的菜,羡慕的不得了。有时候,苦难也是一种难忘的经历,吃过这个苦的人,人生就有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如今回忆起来,已然没有了苦,留下的全是甜蜜的珍贵的记忆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1900.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