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黄的裁剪本

作者:教育信息网 2020-04-28 浏览:329
导读: 妈妈会裁剪是我一直知道的事,而且在十里八乡都知道。小时候,做衣服的还比较多,基本家家都有缝纫机,我们家是一台飞人牌的缝纫机,妈妈很爱惜,现在还能用。会缝的人比较多,但是会设计、会裁剪的人少。我妈妈是那为数不多的会裁剪的人。 不管是落地娃娃的宝宝衣,还是男童的小西装、女童的连衣裙,...


妈妈会裁剪是我一直知道的事,而且在十里八乡都知道。小时候,做衣服的还比较多,基本家家都有缝纫机,我们家是一台飞人牌的缝纫机,妈妈很爱惜,现在还能用。会缝的人比较多,但是会设计、会裁剪的人少。我妈妈是那为数不多的会裁剪的人。

不管是落地娃娃的宝宝衣,还是男童的小西装、女童的连衣裙,成人的各种款式的衬衣、西装、套裙,中年人的中山装、军大衣、棉袄,中式旗袍礼服、唐装,耄耋老人的寿终服......妈妈都会剪,来家里找妈妈裁剪的人特别多。

亲戚、邻居、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来了,甭管多忙,妈妈都会帮人画画剪剪。家里做衣服的工具也很全,大剪刀、硬尺,软卷尺、熨斗、画粉...那时候,妈妈总让我和我姐姐去帮忙买一种叫画粉的工具,似粉笔能画到布上,却是圆圆的,薄薄的。也没少趁着妈妈的电熨斗自己熨烫红领巾,同学们也都羡慕我的红领巾总是那么展。

裁剪好后,会缝制的拿回家自己缝。还有些不会缝制的,妈妈就在我们家帮别人做做。那时候成人西装做的多,小宝宝的衣服比较多,棉袄比较多,给小孩子改大人的衣服也较多。每次有人来,我都来看看,这都不能引起我的关注。我最喜看做中式的衣服,特别是唐装,妈妈还会盘好看的扣子,我最喜欢看盘扣子,围着妈妈认真地看,就等着做好后,把小球球放到圆圈里,反反复复,觉得很好玩。有人劝妈妈开个店,也收个手工费,妈妈坚决不同意,说:都是街里街坊的,收啥钱。我正好会,别人找我,我很乐意,也不会丢了这门手艺。

十岁以前,我觉得妈妈的手很巧,也喜欢穿妈妈做的衣服,不管是新布做的,还是大人衣服改的。手巧的妈妈还给我们设计背包和单肩包。听到别人说好看,我就觉的我妈妈真是无人能及。回家学给妈妈听,妈妈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能看出来,她的眉毛都在笑呢。

后来,市面上卖衣服的越来越来,款式也更新很快,而我进入青春期,也想要更多好看的衣服,就开始对妈妈给我做衣服撇撇嘴,不想穿。觉得没有同学的衣服流行、时尚。现在想来真实幼稚啊。

可能不只是我这样想,慢慢来家里找妈妈裁剪的人越来越少,偶尔会有中老年人来给闺女或儿子家的小孩剪棉衣、棉裤。妈妈也再没给我们做过衣服。有时坐在缝纫机上做鞋垫,枕套、椅子座垫。一个个图案精美、颜色艳丽的鞋垫、枕套被母亲变戏法似的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两年,大姐入了服装制作的门,有时候会给妈妈说说现在做的什么衣服,剪的什么款式的,妈妈会给大姐聊几句。后来,大姐经常买一些布回来,说现在大家都在做的衣服,给妈妈说说,妈妈就剪剪,大姐做做。只要有图片,妈妈也能做,裙子、裤子、连前段流行的翻毛皮外套妈妈都剪了。

这些年,我上学、工作,在家呆的时间特别少。因为疫情,一直在家,目睹了大姐和妈妈的合作。前段时间,大姐拿过来自己的一身格子套装,上衣和裙子。想让妈妈给外甥女改成短裤。妈妈欣然接受,比比、画画、剪剪缝缝、熨熨。还在上衣的下摆加了褶皱边,短裤也改得很时尚。小姑娘特别喜欢,直嚷嚷着夏天快来。

前几天,大姐又拿了一块金丝绒的布,说让妈妈做流行的高腰阔腿裤。我一看,这不就是我关注的裤子?我立马跑过去,也想要妈妈给我做一条。妈妈说:“现在又流行这裤子了?那你们给我看看图吧。”我和姐姐不仅搜了款式,还给妈妈找了抖音上的讲解,妈妈虽然会,但还是很有耐心地听上面老师的讲解。姐姐似乎还能听懂一点,我一点听不懂。大姐和妈妈的交流变得多起来了,妈妈看大姐想学,就把珍藏了很多年的裁剪本拿出来让姐姐看,还给姐姐讲解。说都是有公式的。

妈妈的眼睛老花了,却依然戴着眼镜剪了剪,第二天姐姐说做好了,大家都说挺好看的,和卖得一模一样。我除了兴奋,也为自己在青春期时撅着嘴不想穿感到愧疚。

姐姐没带走妈妈的裁剪本,今天申请了一下想看看,妈妈刚开始宝贝的很,估计想着我这不懂的看也瞎看,我再三祈求,妈妈才拿出来给我,交代别弄坏了,我看时,妈妈还在我旁边盯着。这一看,妈妈认真的态度令我震撼,母亲学问不高,家里孩子多,我妈上学很晚,勉强上了几年学,后来家里负担重,就没再念书了。凭借着几年的知识,学习裁剪无疑是付出了很多的。每一页、每一种款式的衣服都有详细的文字和手绘图。虽然纸张泛黄了,但字迹依旧很清晰。我问妈妈:“这么多款式,你怎么记住的。每次帮别人剪,也没见过你看啊。”



泛黄的裁剪本 还是 笔记 妈妈 孩子 生活感悟  第1张

泛黄的裁剪本 还是 笔记 妈妈 孩子 生活感悟  第2张

“我早就熟记于心了,不过还要细心认真,检查检查再动剪刀,万一错了,不只是毁一块布的事......你教学生,也要认真负责,耐心细心,培养好每一个孩子......”翻着妈妈做的笔记,我回忆着这些年生活的点点滴滴,不只是裁剪,做任何事,妈妈都一丝不苟。我点点头,“您的这门手艺可不能丢,回来好好教教我们。”“行,笔记记得也很清楚。当时画图,我都是在其他纸上画好几遍才往笔记本上画,年轻时,没少做各种各样的衣服,八块钱的学费,学的知识真是价值连城呢?”“可不是嘛。还是您当时学得认真。”

被表扬的妈妈眉毛、眼睛在笑,就连眼角的皱纹也在笑......

埋在我心底的--年少时嫌弃母亲做的衣服不时尚的愧疚感久久不去,我拍了几张照片,郑重地把笔记本还给了妈妈。以后,我会经常翻看妈妈的这本泛黄的裁剪笔记,在浮躁时,在辉煌时,在想家时.....

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信息网,如有疑问,请联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longmaoba.com/post/21931.html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